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關懷 (4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民間藝術館的文化水平~比爛的嗎?
幸好有您一盞燈火還在.讓我為你添油.充電..
 

木蘭從軍對老子傳經2013年虎尾德興宮彩繪 (3).JPG

2015年11月25日虎尾德興宮正殿拜亭修後樣貌 (20).JPG

 

木蘭從軍對老子傳經2013年虎尾德興宮彩繪 (7).JPG

木蘭從軍對老子傳經2013年虎尾德興宮彩繪 (8).JPG

2015年11月25日虎尾德興宮正殿拜亭修後樣貌2 (21).jpg

 

如果別人也跟我們家鄉的廟也是越修越難看,那樣子我們是不是就可以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因為有人比我們更差?
見賢思齊人往上爬見過,聽過。但比爛的也算補償心裡嗎?
台灣文化倒退五十年,是這個原因嗎?
如此,我們還需要學校教育嗎?
 
以[自己]的文化資產,這個事情,個人不覺得可以放任[管委會]幾個人胡來。
當然如果管委會不是一個開明的團隊,身為境下弟子也不必白目硬要吵人家。
但冷漠,卻是對台灣文化藝術最大的殺手。
 
也許在平時或剛開始提及修建之初,廟方也會丟出消息,就算是假的,身為在地人士,就以假作真,也要誠直的表達一下意見。(我以自身的經驗為例,各地伙伴要引用不必告知。一起為台灣民間藝術盡一份心吧。就算不為別人,也為自己的家鄉形像留點心。因為那些都是你我下一代的文化資產。美醜都是。)。。。。。
 
台灣原本有世界上最密集的民間藝術館(他們口中說的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的宮廟)。回顧今天還存在的新舊公廟,個人發現,民國五零年代開始出現的鏡射木雕,六零年代泥塑剪黏作品戲文點題物件漸漸忽略。錯字。亂裝的豎材,忠孝廉節,風調雨順,春夏秋冬........
淋燙作品呈現大退化於前期的馬桶窯。老司阜拼不過走司的少年頭家,為什麼?業主沒要求?
 
到了七八零年代,越退(月退),原本只有造型差的登場,但勉強還能講幾齣戲。到後來,整組壞了了。故事,已經不再重點,有就好了。宛如一群無關的路人在牌頭上走來走去。
 
變無齣頭,連[假獅破真獅]?老師父也不想出口了。
 
台灣,到底還存著些希望。
 
有心主持的業主,艱苦的守住匠人尊嚴的司阜,好佳哉,他們還在;替台灣這大退卻的文化藝術悍衛一絲尊嚴。
伙伴們,加油,不要讓好業主好頭人和好司阜他們孤獨的走在路上。
替他們支撐一盞燈,讓他們為台灣的下一代多留點好東西。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社會最底層的庄頭部落裡,都有一座以上的在地公廟。它由該地庄境的居民聚合人力物力而成。建築本身,因不同的年代和建築工法而有差異。但無非是土夯壘石竹子搭建或木石磚造鋼筋混凝土建構而成。不管它用什麼構成,外觀均有圖紋裝飾。或為灰泥施色,或為剪黏交趾陶淋燙組裝而成。彩繪當然不在話下。而石雕,從原來施作於主體構件之上到石版雕琢然後像貼壁磚一樣,安裝在牆壁上。木雕也從構件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蒜"農人倒楣? 還是總"蒜"等到你.  

這兩天回家幫忙採收蒜頭,但聽到的沒有豐收的喜悅. 

我鄉的大蒜約在一週後進入採收階段.有些較早種植的已經開始倩工剪存.  

一週前我鄉就有小道消息傳出,說"蒜商販因為契作收成的品質欠佳,損失了不少.於是諸家蒜商私下協議,濕蒜收蒜價格訂在8-12塊之間,打算從中彌補已經造成的損失.  

從就在這種傳聞之下,近一個禮拜幾乎不見商人進村詢問.只好託三請四的請庄人找幾個蒜商來[看貨].  

今天,在田裡灌溉水稻(我們那邊都間隔種植,請不要再問我,不是種大蒜了怎麼又要灌溉稻子.)看到不遠處幾個人在他們蒜田裡走動.好奇心起走過去相詢.正是家母等了幾天的蒜商.但我不確定就是家母託人找的那個.(反正還沒應人賣出,再看也沒問題.我心裡這麼盤算.)等那區田主看過又看了另一人家的,盤商問田主,您多少要賣?田主和眾人反問:您多少錢要買?(果然有練過的.換成我,搞不好就開價給人家殺了.)等頓了一會兒,您的九塊,他的十塊.不久又來了一位阿嬸,帶了蒜頭過來,雙方一問一答間,十元.....那位阿嬸在我耳邊說,跟你阿母說:賣了,你們的還有十一塊,我的那些有人出九塊,現在這個出十塊,要賣,要賣.....上週斷無消息,現在,連著出現....先一個把你出的低低的,然後再由另一個出現,差個一塊錢,肯定能夠買到好東西.  

蒜頭這種作物寧可小小的,就不能搶收.不成熟的蒜頭搶收起來,等於白白浪費七八個月的照顧和用料很重的成本.未經成熟的蒜頭仁只是水份,它必需在葉子完全枯乾之後,所謂的蒜精才能達到飽和的狀態,一來有它獨特的辣味和香氣,再來,可久存.搶收的蒜頭,乾掉之後,會呈現縮小的狀況,有的還會中空..那些蒜頭盤商據說就是損失在這種情況. 

假如真的像鄉親傳聞的那樣,一來消費者不見得能買到價宜又好吃的蒜頭(因為消費者買到的蒜大都是經過大盤,中盤,然後才是小販才到消費者手中的,大盤控制出貨量,同時也主導產地的收購價格,如果有人聯合採購,再加上私下的違反協議所罰的巨額罰金,真的是沒人敢冒風險生出慈悲佛心替農民設想的.),二來,農人血本無歸.第三,盤商有無違反什麼法令的問題?相關單位要不要主動調查調查? 

蒜農也可以拒絕?!話是沒錯;如果沒有烘乾機的話,要曬兩個月才可收存.(有烘乾機,要買油.一桶近一萬塊.再加上用電.等等看不見的成本.)再說,到時會漲會跌,沒人敢打包票......可是,要賣就得有認賠的心裡準備.(不用準備,因為溼蒜一台斤沒十三塊錢,等於賠本,了工! 

昨天早上在街上有人在賣,一斤29,4斤100元.比我媽種的還小一半. 

哦,我們的級數嘛,"蒜"中上那等的.8.9.10.11.12..我們的人家出十一..... 

但也沒辦法,真的賣不下去.(我娘說了"蒜".) 昨天早上在街上有人在賣,一斤29,4斤100元.比我媽種的還小一半. 

必需人工種植和採收的大蒜.這是採收情形,十多年前拍的.

必需人工種植和採收的大蒜.這是採收情形,十多年前拍的.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廟裡看到的作品有些讓人驚艶,有的讓人感到不捨.然而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也不容一個閒人置喙.但是,偶而會有如何?又如何的念頭暗自浮升......
可是,這些那些作品如果無人聞問,少人品評,未來的歲月,誰又能知道要好作品需下死功夫和真銅臭.
於是,幾個除死不必的憨人大膽的把一些好作品和不知名的料理,一桌一桌呈上君的面對.又邀四方聞人前來共享,打發幾個拍蚊子打蒼蠅的午後.....
或許,幾個年輕小朋友與生帶來的藝術細胞,什麼都不想,就喜歡畫.畫~畫~.
楊震再說四知的時候,或許就不會因為跑出一個第五知的童子,站在背後盯著..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至於那些心中沒百姓無文化的老爺,咱們就不講了。
幾多有志提昇人民文化藝術歷史教育水平的首長,心有餘,但面對長久以來之於現實發展和經濟掛帥為基底的選民百姓們,他們汲汲營營的是什麼?不會是那些看來醜醜雜亂無章的老舊房址。環境大家知道要整理才會有生氣。房子不住人很快就會呈現頹壞的面貌。整理,公眾,公家機構,也在拼積效。做多了考績也不會拿甲。集體凌虐閒置空間變成另一種文化。誰踫它,誰倒楣。一人殺一人,該死,一人砍多人,瘋子。眾人置一人死,沒事。
您老,面對的是如此的一個公務體系的習氣。您~最長八年任期,他們可是歷經千年的官場文化。官官相護不會只是形容縣老爺和八府巡案。向來初出洞門的欽差才敢用尚方寶劍,一旦與同僚熟了,那劍,也就鈍了。若真以為同流不合汙會沒事,別傻了!一堆人等著米下鍋哪!
可是就這樣讓它爛下去?不會啦,總有些煮不爛滾不透的硬石頭在那裡面~撐著。就等您老一句話,它就會~讓您的理想稍微~怎麼說?嗯~振作一下。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忘年之交的好友間的對話,順便和大家分享~ 

問:我很好奇一件事,在此冒昧請教:老師你是雲林人,怎麼會跑到台北保安宮當解說義工呢?? 

答:少小離家出外打拼......民國五六零年代農村社會的時勢.接受國民義務教育之後,就要離開家,出外賺錢...就這樣來到台北待工廠.然後閒暇之餘參加社團.一做就成了一份志工...是人生旅途的安排,沒有特意的規劃..就順其自然.⋯⋯ 

問:再向老師訪問一事,在台灣當文史工作者有飯吃嗎? 

答:沒有,想從其中討一口飯吃,不容易.我並不鼓勵年輕朋友一開始就把這個當創業的方向.文化志業,是良心事業,但絶不是人生事業. 

(中間朋友引用陳仕賢老師的一段影片回應我的回答.) 

答:陳仕賢老師他算是少年時代就投身其中,也許是一開始他就知道要踩上這條路;而我,則是在中年失業後才慢慢摸索出來的.除了老天爺的安排,另外也是不得不面對的無奈.(幸好沒有怨天尤人.算是樂觀接受老天的安排...)我四十二歲才從大同公司裡的一廠中,失業....(工廠遷廠到國外投資,我們被資遣了.) 

(朋友的祝福~很感恩能認識老師你這位貴人.....。本人感恩還是感恩....。還有近日正努力拜讀老師作品,還希望老師能夠再出第三本書。)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太過相信大人一定不會錯,父母一定不會害自己的小孩的.
但我們忘了,他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也有情緒.
人會老,老了,思維也會因為日漸消失的體力和流逝的權力,感到恐懼.

於是~
可能會做出某些年輕時不會做的決定.


我不是在鼓勵年輕人回去忤逆父母.
我只是想說~有空常回去鄉下,或回去都市的家裡看看老人家吧.就算那不是一個可以任你揮灑的家,就算那不是一個父母慈愛的家,但總是回去.....轉轉也好.


避免讓他們做出讓你們和你兒子們永遠無法補救的錯事.


譬如,......像拆庄裡宮廟砍老樹這類萬世都還不起的缺德事吧.....那些畢竟不是你們家族的財產,那些都是十方善信和神明委託他們管理的,而已.他們~完全沒有權利剥奪眾人的文化財.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好久以前看過一本古典小說叫海公大紅袍,裡面的主角是舉子時的海剛峰,進京趕考中途,借住一廟,與廟祝閒談得知該廟的頭香非常靈驗,若有人誠心前往獲得一柱頭香,便得神明護佑.海剛峰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想要上個該廟的頭香.沒想到他四更末進廟就看到一柱香好好的插在爐裡.想想,可能太晚到了,被人搶先一步.第二天更早起床,但又讓他失望了.第三天,他幾乎沒睡,整夜盯著殿裡的動靜.等到廟祝開了廟門,海剛峰就進廟搶了一柱頭香.神明兩旁的護駕私下議論,凡人怎可隨意拜上正神的頭香.向主公稟報要給海剛峰一個教訓,警戒他.主公神明回答護駕,隨後跟隨海剛峰,看看他的行為有無偏差,若見他私心欺天瞞地做出有違仁義綱常的事,可就地提吊陰司地府,先斬後奏.兩位護駕就這麼一路跟隨幾日都不見海剛峰做出失禮無節的事情,正打算離開回去覆命.這一日,海剛峰一早就離開旅店,走了好久都不見人家,口渴不已,剛好路邊有遍瓜田.海剛峰喊了半天都不見人影.他彎腰摘下一顆瓜吃了.兩個護駕看到喜不自勝,對口說:原來正氣廉節也挨不過口渴.且讓我們提他魂魄繳令去吧.正準備下手的時候,只見海剛峰從懷裡摸出幾文錢來,用茅草串著,綁在西瓜藤上.....兩名護駕看了不禁敬佩海剛峰.便回去向祂的主公覆命.
這就是我對頭香的民俗中,聯想到的一貼小故事,當然細節必有差遲.新年期間,剛好有這個新興的民俗活動,撿來與大家說說;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翻翻這本小說[海公大紅袍].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我不敢說要去說服他人保留老建築(雖然曾有痴心夢想.但我放棄了.)
我只願,透過不斷的解析廟裡那些裝飾戲文作品,喚回大家對自庄所擁有的文化藝術品的注意.

然後,把決定權擲回給鄉親自己.
我只願,不要鄉親們會都開了,合約也跟人家打了,才在後悔.
那時拆留的意見已然分現,就算勉強留下來,只怕傷了地方感情,造成鄉親情感破裂.留老廟也留下仇隙.對地方發展都不會是好處.

(朋友回應:我們可以努力盡一份心當個推廣文化教育的憨人..其它能不能留的問題就給他人去決定)

再回覆如下:也因為如此,喜斌講古的地點除了個人值班點台北保安宮之外,不太會出現第三次(偶有熱情回應的才會再次邀約).
理由是個人講古內俗淺白,所指的藝術具都在地可見.是不是寶,要不要珍惜?其實一言已明.


怕的是明珠蒙塵人不識.若拭去塵埃的夜明珠不被呵護,外人就不必多言,避免惹火上身了.


(附加說明:上述淺見只適用於地方宮廟,若是公家建築或公眾文化資產,理應透過廣眾公民公同議決.方為上策.以上拙論望勿曲解.)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拆舊建新.的議題聯想~


假如是公廟,是庄頭的廟,拆了,想問,這裡的居民百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足以稱為此地的文化圖像和歷史見證.


若私人宮廟,則不敢置喙......


一間房子要挨三四十年也不容易.有時連二十年都會有問題.假如可以用修的,那麼總有一天會等到一百年的.


沒辦法留住三五十年的舊房子,那這個地方永遠不可能出現一座[百年古蹟].


這種,情況,個人管它叫是文化水準的天秤.


但是,如果真的完全不能住人,有安全問題,則以[見證時代]的態度,多少留點房子上面的東西[當做文物]哪怕只有三寸的文字碑記,也值得花二十萬把它留下來鑲嵌在牆壁上,傳給後人.

 

另一篇文章回應帶回部落格~

有朝一日,當我人不在這個世上,廟口講古這個事情也可以像[破報]的力量一樣,有人堅持下去.直到台灣不再拆掉老廟蓋出寸寸裝著典故錯置的裝飾的速交廟為止......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4 Fri 2014 17:23
  • 留德

 

長久以來我們接受了學校(那不就是統治者糖衣毒藥嗎?)就是移風易俗,教化百姓的權威,主要是學校出來的,一定都是對的。

地方廟宇是淫廟,只有佛道才是正統。古蹟與否,學者專家說了算。三五十年不具歷史價值,不能列為古蹟~拆。(我能罵粗話嗎?)官兒那麼說也就算了,就連在庄在地的主事頭人們也一起附和。

我想請問一下這境的頭兄仔們。您們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什麼能夠稱做[在地的藝術文化]?

一個沒有歷史的地方,將來你們的子孫用什麼東西講你們的故事?(包括你們祖先;但,假如你不認為祖先的歷史對你們有任何意義的話,其他的就不用講了。)

廟裡處處都有您父祖的名字,那些捐獻者的芳名,他們所捐的各個構件~龍柱,石獅,窗櫺隔篇木石雕刻,都具有藝術,歷史文化。那些是祖先奉獻給媽祖婆,更是媽祖婆要透過那些藝術教導小孩的東西,那是要傳給眾弟子,而且要一代傳一代的。

頭兄仔們,你們有什麼權利剝奪這些各家福戶阿公阿祖阿嬤,留給子孫的文化遺產?

辛苦的頭人們,請你們積點功德,替你們的子孫想想。

 

另一篇文章留言並列於此~

1.我只是要告訴朋友,這對龍柱是石頭打造的,其他讚美或評論,我不想講.
2.補充~
轉貼,不是要讓大家去點名指責誰;畢竟那與民風民情等多面有關,非你我所能左右.
我們只是不忍心在不久的將來[看到把自己擁有的文化藝術硬生生的凌虐到如此境地].........然後看著那些主事頭人在某刻忽然醒悟之後,無顏面對列祖列宗;更難過的是無法面對自己的子孫晚輩。

我們回頭看看自己的家鄉有無此事,萬一,不幸遇上了,能不能適度的出一點力~
......默默的接受。

我們沒辦法帶著鄉親衝上前去,讓不同意見的鄉親,變成[互相攻訐的仇人].......那又是另一件讓人難過的事件了.它們都發生在2013年裡.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0 Mon 2014 15:15
  • 鄉音

 

翻開一落舊事,看到按時間出陳的老照片,抖抖還會掉下灰塵。

冬陽的屋簷下,那籮未剥好的土豆有隻貓捲著身。喵的一聲把你喚回現實。

陽光射進屋裡,隨著閤上的舊相簿,又推動才要落定的塵埃,幽幽升起又落下,陰暗的屋角,光線照射的地方,形成強烈的對比,塵,揚動的不安。彎下腰,撿起一張便箋。

喵~坐回簷下那籮土豆旁。

[豆腐,阿物仔給。豆腐,阿物仔給(三角形的油豆腐)。]。。

[頭家啊,您住在這裡哦?]

[嘿啊,阿物仔給買二十。你不是在街上做生理嗎?怎麼載出來到喊玲瓏。]

[哪有法度。人家要拆菜市啊,我們也沒辦法?]

[不是蓋新的市場,怎麼沒搬過去?]

[做不起來啦。去做了一個多月,連小孩的營養午餐費差點都繳不出來。還是載出來喊比較實在。]

[按呢哦~]

[你無閒,我還到別家去做生理了哦。]

[好,好,再來坐啦~] 

把阿物啊給拿進灶腳,回頭竟然醒在冬天的被窩裡。

(亂碼一陣)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台灣古廟行腳

2010/11/13 13:15

這是網友在拙文回應的留言,台灣廟宇重建之後,有些構件還〔留〕在廟旁,而那些構件正是那廟最美的殘件,殘件,見證了人文歷史,其價值遠超過文字紀錄.罵,改變不了事實,我們可做的是告訴鄉親們,這裡的美,美在哪裡,哪些東西才是俱有地方人文藝術的美.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今天所有新建的廟宇,百年過後,也可以變成古蹟;但那只是代表我們這個時代流行的東西而已,不能取代前人那一代,真材實料,量身為地方打造的美.

希望有更多人把台灣古早廟的美,〔說出來給鄉親們聽,透過大家的努力,降低古早廟被拆的速度〕.我們不敢奢望停止拆除老建築,但我們希望延緩它們消失的速度,而已.

下面好友留言中,有提到殘件放置的地方,也有匠師後人提到他先祖作品所在地,這兩個方向可以放大去看,不見得要對號入座,但是,如果大家剛好住在附近,或路過該地,可以前去訪古,大聲的發出讚嘆的聲音.

這裡我也提供一處給大家參考,在雲林縣林內鄉九芎村(好像在省道旁邊,可見新廟一角),有座神農大帝廟,廟前也有石雕柱子數件,五年前我去時還在,不知道如今,還在否?

喜開郎  2010/11/13

 

 

碗糕老阿伯留言回覆

老家(小琉球)的王爺廟每看到舊照片一次就傷心一次

原本是面寬九開間耶,整面都是觀音山石雕喔

那些石雕現在都不見了,只剩下柱珠而已,不知道跑那兒了

大約民國三十六年的作品吧

聽說當年,婆婆媽媽都會到海邊挑沙來作為王爺廟的建築材料

那份人情味真的是很濃呢

原本的那些拆下來的鑿花被當成垃圾堆在旁邊

後來被白沙尾的另一間廟買走了,難得保存了一些文物

魚程尾的池隆宮也是一間古樸小廟,後來也被拆了

現在剩一些動物斗座放在正殿兩側

唉唉

 

 

再貼一次

這篇文章中有一張圖片是觀音媽廟

http://tw.myblog.yahoo.com/jw!MU9naaGeGUUQnVGs.Ec-/article?mid=139

王爺廟

http://tw.myblog.yahoo.com/li2579/article?mid=168&prev=178&l=f&fid=29

 

 

咖啡渣網友留言回覆

留言一

我家也是以廟宇石雕起家的....這個我可是感同身受...

老匠師的功力絕對是用錢買不到的

無奈現在大陸石雕進攻台灣

造成許多匠師快活不下去了....

 

留言二

作品在南部就有兩間廟而已,是我曾祖父及祖父監工及打造,其兩間為內門紫竹寺及旗山森安殿的三川門部分,約在民國50~55年間所造的

剩下的都在花蓮囉~︿︿

留言三

據所知旗山森安殿及內門紫竹寺的作品都還存留
花蓮地區以東里玉蓮寺、玉里協天宮、花蓮慈惠總堂都還有所保留

最近整理家裡則是發現當年祖父的手稿

照片比較少,有空會去做詳盡的紀錄

而有兩間廟還尚未確定:萬華龍山寺及三峽祖師廟,因這兩間當時是受雇於蔣馨家族,所以未落款,無奈祖父於959月過世,沒辦法去實際證實,尚為可惜....

唯一不是廟宇的石雕則是東里邱家古厝正廳廊上的竹節柱一對,保存良好

 


 
小豪留言回應~

咖啡渣大大的祖輩是石雕家族,而且有心為家族歷史做記錄這點真難得,拍拍手。

對於高雄內門紫竹寺的部分小弟提供一些資訊,內門鄉實際上有兩間紫竹寺,全名 (內門紫竹寺) (海南紫竹寺) 這兩間,但實際上其中的 (內門紫竹寺) 承作的石匠是台南的施天福、施弘毅父子 (於龍柱上有落款),完成於民國60年。另外一間內門的 (南海紫竹寺) 小弟就不清楚了,但石雕有石獅一對、龍柱一對,也許咖啡渣大大祖輩實際上是承做內門的南海紫竹寺喔。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台灣古廟行腳

2010/03/29 22:10 

(這篇是舊作重貼2014/01/15)

社會安定經濟繁榮廟宇才有修復的本錢,近十多年來,古廟整修時有所聞,修得好不好?很難被天地人三才完全認可,天地很精準的替所有人把關,尤其是結構方面的〔專業問題〕。颱風豪大雨一來,剛整修好的廟宇,漏水,雲林縣大埤三山國王廟修後五年,聽說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不知道真相如何。如屬實,該叫負責的建築包商免費修復。至於文化藝術方面,老天不管,只好由人們的審美水平幫他們打分數。

 

先不說修得好不好,光是要修?要建?就讓人大傷腦筋。以經濟觀點出發的希望拆老骨頭蓋新廟;以文化歷史為導向的偏向修復,最好是把匠師蓮花化身,或是咒水重生,請他們搭著時空列車從古早年代來到這個時刻,最好連工具和原料都帶來,達到修舊是舊(不是修舊如舊)。多元的民主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提出一點點想法。至於,對不對?正不正確?放炮之後,快跑!反正這個社會很建忘,有了新的大新聞,明天就聽不到舊說法了。比如,某明星的前前前任閨中密友做出對不起明星家裡馬桶的房裡事,每天都能上頭條新聞,至於明天,管他是皇帝有沒有換名姓,全都不重要。

 

古蹟修復這等大事,還真是很大的事,修起來可值千萬憶大功德,在古早是件大大大的大事。歷代均有修建,也留下一些歷代的作品。所以我們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幾根乾隆年間的老龍柱,幾對嘉慶年間的石獅,或許還有道光、咸豐、同治等等的柱石碑文可看。

 

只是在十幾二十年前,出現整座重建的風潮,那時流行找來怪手〔一筆勾消〕,將幾代人的心血全部清光,蓋一座超不實用的大大廟。就一個小村庄,蓋一座七門開、九門開、十一門開〔全球或全亞洲最大的什麼廟什麼宮〕。有的重建到今天好幾個年過去了,還會看到幾多處未完工的硬體建物。香火增加了沒?我們說真的,還真不知道,只曉得冬天偶而路過,轉進參香,前看後看,發現神比人多。如果把那些看架上的豎材人物加進來,恐怕會比庄裡的弟子多上好幾倍。建議大家,最好不要一個一個仔細去對照,不然你可能會不小心在神明面對譙出三字經。幾千個幾百個豎材人物,竟然用幾十個葫蘆去描出來,真不知要說是誰的問題比較大。

 

近年來出現幾座修復後爭議性較大的廟宇,列為古蹟的老廟,應該被監督,在這些暫時不談。我想聊的是那些沒被列入古蹟,由鄉人自動以〔修復思維〕整修的老廟。先不說修得好不好,光是保留先人心血這一項,就夠讓人為他鼓掌。(其實有些還修得比政府團隊監造的還沒爭議)

 

古蹟修復,可分好多面向觀察,工法,材料,匠師專業度還參與者的用心與否。最重要的是主其事者會不會適材適用,監督工程師會不會帶人,夠不夠用心。高層有沒有亂搞,某某機構和某某包商,就是在說你們,證據!現場可見的作品就是,還要什麼證據,欺負鄉人不懂嗎?

 

古蹟修復的經費大得驚人,比蓋一棟新廟還多好多。但留一座古廟給後世懷念,其實是最正確的。像我阿祖留在土庫順天宮石碑上的名字,就讓我找到好多故事。感謝雲林縣土庫順天宮沒把老廟弄到讓我認不出來。

 

時下的大廟全長得一個樣,華麗的交趾陶,壯碩又細膩的青斗石或泉州白石石雕,木雕兩種色系,一是原木色上亮光漆,另一種,金光閃閃,閃到你眼睛睜不開。除了神明之外,你找不到某某劇團的小生或小旦;那些裝飾人物,你感覺不到匠師的溫度。

 

這次看到嘉義配天宮的修復,我又對台灣的古蹟修復有點信心,從各路信徒捐獻的修復基金,我感受出來,原來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人希望留下古廟,很多人願意拿血汗錢出來幫神明修理房子。配天宮這次也做了一些示範(因工地危險並不接受進內參觀),廟方將工程進行中的影像請人拍下影片,在臨時行館播放,讓來訪的香客知道修復進度。有眾人關心的目光,相信工程團隊會更用心做好他們該做的事。這個團隊需要配天宮這場來扳回聲譽,個人衷心期望他們做得到。集十方血汗錢,該受十方監督。在此祝福配天宮工程順利。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台灣古廟行腳

2010/03/11 21:19

近日有網友寫信給我,其中談及某地的一座古廟,從他所拍的相片看來,確有古味。問及是否列入古蹟,他表示民國五零年代曾修過門面(但主棟架未被破壞),不知道這樣夠不夠格列入古蹟。

 

其實若是地方人士念及先人恩德,善加愛護公眾財產的公廟,列不列入古蹟並沒多大關係。

 

可是,當一地廟宇或老建築面臨拆除危機的時候,列入古蹟立刻變成守護先人心血,最後的一道城牆。沒錯,這樣的事情凡有志之士皆義不容辭。但不該是他們來守這道城牆,他們可以做很多事,比如協助地方發展文化推動與教育,包括地方史的搜補和登錄......等等。

 

這幾天台中清水楊家古茨,被拆了一棟,還有兩棟是吧!?產權移轉,怪手到了門口才開始呼救,說真的有點晚,做來非常吃力。能不救嗎?心裡說不過去。台中張慶興堂也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但私人產業,除了祖上積德,德蔭後人,後人無缺衣食,自然不隨便將先人遺物賣給外人。但是,除了私家廟宇例外,地方角頭公廟,不該讓少數人為所欲為。

 

一座廟宇有沒有歷史藝術文化等等價值,不是專家說了算。尤其是公眾集成聚落公廟。當一地廟宇隨時有人前往參拜(參觀禮拜)香油錢就會進來。廟宇是提供民俗祭典的空間,如何讓一座民俗空間恢復過往同時有集會、教化功能等等有機能的利用。鄉村廟宇要多大呢?看這主神庇蔭的戶數多少再去加減乘除。很多地方的廟宇,其實都太大間了,大到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今天去拍了士林惠濟宮,查了資料得知,惠濟宮是三級古蹟,裡面建物構件認真看來,也是多次翻整的。若以這為標桿的話,台灣還有很多地方的廟宇,可以被列入古蹟加以保護。

 

列不列入古蹟,對廟務運作並不會造成困擾。相反的,不列入古蹟,很容易在一夕之間被拆掉。甚至於當廟宇組織面對外力介入時,某些地方被修掉,將有歷史又有藝術價值的古董換成菜籃作品,讓人看了哭笑不得。

 

PS,其實我也可以接受新的事物,只要用心做,也會有好東西的。老東西有些也不見強過舊的,但情感這類大都需要老東西襯托才顯得出味道。安全至上倒是真的,所以必需時時留意建築物的安全性。該修就要修,不能等到出問題了,才說,早知道就......。欲知無好話,要講好佳哉!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學心得摘要

分類:台灣古廟行腳

2011/05/22 15:27

台灣的廟宇.

台灣自古以來不管是從原鄉帶來,或本地發展出來的廟宇,不因建構工法的改變而把原有的精神拋棄。忠孝節義,傳奇故事遍及廟宇內外。

 

這些匠師在各個時期留下來的文化瑰寶,卻未被一般百姓以至於忠實的信徒認識,許多珍貴的藝術被無知摧毀;台灣的廟宇,本來有足夠的硬體資本,可以像世界級,國寶級的文化美術博物相提並論,為這塊土地在時代的腳步中,為這裡的人民,在任何機會,像米開蘭基羅壁畫的大教堂,聞名世界;或像世界各地的古老遺址,被當成文化藝術的觀光勝地。

透過「說物講古」的,把廟宇裡面各個人物故事做一個梗概的認識,經由說書人的介紹,讓更多人知道隱藏在廟裡高高低低的戲碼作品,是在扮演那個朝代的典故,和作品施作年代與匠師或其時代的背景;經由一層,一層的學習,讓更多人重新認識〔家鄉之美〕,以充實文化的自我認同,或是文化自信心的復活。

希望..為台灣還沒被拆掉的老廟,因為被研究,被認識能夠繼續矗立它存在的地方,為建造他的先人們所期許的一樣,萬年不斷,再也不會因為某任主事的無知而被拆除。也為已經被無知改建的「新厝古神」的廟宇,經由認識〈孔明夜進出師〉表彰顯其忠,〈狄仁傑望雲思親〉教其孝……,等作品的認識,重新替已經被拆毁的文化自信,再度撿拾回來。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重貼引言:這篇是從下載備份的資料庫找到的.
今天和朋友聊到,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都是前人留下來的.
當年,他們在什麼情況下找來那些匠師.過程中有無出現一些轉折?我們或許沒辦法知道.可是作品卻會告訴我們一些難以言宣的袐密.

像民國五六零年代,台南潘麗水和陳壽彝,中部的派司,北部的許連成都很活躍.交通也算方便,為什麼有些地方就沒有他們的作品?有些就一色的呈現.東西留下來了,但後面的主事者,識寶的會加以維護,不識者可能找了另一批[錢]來,然後把前人的心血,輕易的[一筆勾消].
話講回來,今天做的事情,在若干年後也會受人評論.....就像我們雖然不會指名道姓的說誰誰誰拆了王爺宮觀音亭.但牆上卻明明白白的刻著那些人的名字.....2013/12/30補註

 

原發表文章日期:2010-11-09 20:02

台灣的傳統建築豐富多樣,雖然漢人文化被先人自家鄉移植來台,但是經過三四百年的變遷,卻也形塑出另一種不同的風格.

古時原鄉地廣人稀,交通不便,雖有共同崇拜的天地人三才的典故傳說,卻能因地制宜,發展另一種屬於該地的習俗.來到台灣之後,先有荷西時期局部的西洋文洗禮,後有日本統治引進大量實驗性的西方文化建築風格.但在民間信仰中的建築形制,基本上仍維持華人特有的漢人文化.先民自唐山請來的匠師在這裡為傳統廟宇建築精雕打扮,有漳泉客籍匠師留下珍貴的文物構件. 

日治時期,台灣廟宇修建達到頂峰,雖然被拆的不少,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找到幾座值得細究的作品. 

一代有一代的流行,匠藝也會受到刺激,雖然傳統匠藝屬於師徒制,但是有心於藝的好師父,不甘只是依樣畫著葫蘆,只要業主尊重於他,他們往往也會使力留幾件〔看版作品〕,算是答謝知音的禮物. 

〔藝真人貧〕,這是跑江湖的師父常說的話.生產線的發明舒適了人們的生活,只是〔藝〕這種物件,走進生產線之後,再好的東西,都要俗氣了. 

今天給大家看看,什麼叫做,俗閣無力的作品.

這類有典故的作品個人認為,〔可以畫醜,不能畫錯〕. 

 

像這樣的作品還不算最差的,還有更〔妻操〕(你要說差操,也可以),滿堂金光,拼不出一場戲的看架斗栱豎材,號稱萬什麼殿,想想就替鄉親抱屈,〔拿真錢買假大聖〕. 

後註:此非鄉親之錯,錯在包商不該賺人家那麼多錢,還欺鄉親不識貨.故,本作品所在地不提供.見諒. 

網友回應,回覆留言,貼此~

日治時的也有磁磚畫,那時的作品品相和內涵都不是後期可比的.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匠師,要怪只能怪,社會的退步,喜歡用價格去比,讓匠師活不下去,才會〔出此下策〕. 

龍太郎網友回應,讓這件作品一下子變成典雅的台灣本土創作~

台版武劇,不錯喔

 

 

 

楊戩哪吒收七怪,力固庚申年作.金爐上的磁磚燒.

碗糕老阿伯  2010-11-14 01:25:36 回應 

再貼一次

這篇文章中有一張圖片是觀音媽廟

http://tw.myblog.yahoo.com/jw!MU9naaGeGUUQnVGs.Ec-/article?mid=139

王爺廟

http://tw.myblog.yahoo.com/li2579/article?mid=168&prev=178&l=f&fid=29

 

喜開郎  2010-11-14 04:10:02 回覆

舊廟真的好美...

碗糕老阿伯  2010-11-13 02:27:09 回應

 

順便附上

網路上找到的老家王爺廟照片

http://f23.yahoofs.com/myper/MU9naaGeGUUQnVGs.Ec-/blog/F23_20081112025234462.jpg?TTssY3MBWYCWStkR

老家觀音媽廟

http://f23.yahoofs.com/myper/MU9naaGeGUUQnVGs.Ec-/blog/F23_20081112091206791.jpg?TTssY3MB43OTlFwt

 

喜開郎  2010-11-13 12:59:46 回覆 

看不到,方便請重貼一次.謝謝.

碗糕老阿伯  2010-11-13 02:21:38 回應

 

老家的王爺廟每看到舊照片一次就傷心一次

原本是面寬九開間耶,整面都是觀音山石雕喔

那些石雕現在都不見了,只剩下柱珠而已,不知道跑那兒了

大約民國三十六年的作品吧

聽說當年,婆婆媽媽都會到海邊挑沙來作為王爺廟的建築材料

那份人情味真的是很濃呢

原本的那些拆下來的鑿花被當成垃圾堆在旁邊

後來被白沙尾的另一間廟買走了,難得保存了一些文物

魚程尾的池隆宮也是一間古樸小廟,後來也被拆了

現在剩一些動物斗座放在正殿兩側

唉唉 

喜開郎  2010-11-13 12:57:56 回覆 

令人感傷的回憶,不知道方不方便,讓喜開郎把大家的回應另集一篇文章,放在本格,讓大家有個重新省思的機會. 

咖啡渣  2010-11-13 01:11:40 回應

感謝!!

我家據家譜追溯:本籍為福建省泉州府惠安縣塔堀村人,雕刻技法為泉州技法,於該地時就已此為業,清末時有一楊姓匠師帶其搭擋至桃園中內壢一帶,後來楊姓匠師入贅於內壢陳氏家族,該家族後分兩姓,陳、陳楊,而姓陳楊的則是我家這一脈,後來在北部工作一段時間後,搬至花蓮玉里定居,自曾祖父陳楊中和及祖父陳智仁及我爸(當時小六),曾舉家搬至高雄旗山作城隍廟民國50年間的重建工程及內門紫竹寺的石造工程,待此兩地完成後又搬回花蓮玉里了,曾祖父75年過世,祖父95年過世,目前我爸還有在做,只是業務僅剩刻墓碑而已了。。。。還有許多調查資料還得查詢。。。。

喜開郎  2010-11-13 01:21:34 回覆 

這麼說來你們家先人應該也是跟著〔工作〕才到台灣的,惠安縣,很多匠師在日治時期來往於兩岸之間討生活,(不知道你有沒有到戶政事務所調過戶口謄本,裡面也會記載職業.)

大大,你說有手稿,假如用手稿來對照尚存的作品,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希望喜開郎有緣能夠一見.

咖啡渣  2010-11-13 00:41:25 回應

據所知旗山森安殿及內門紫竹寺的作品都還存留
花蓮地區以東里玉蓮寺、玉里協天宮、花蓮慈惠總堂都還有所保留

最近整理家裡則是發現當年祖父的手稿

照片比較少,有空會去做詳盡的紀錄

而有兩間廟還尚未確定:萬華龍山寺及三峽祖師廟,因這兩間當時是受雇於蔣馨家族,所以未落款,無奈祖父於95年9月過世,沒辦法去實際證實,尚為可惜....

唯一不是廟宇的石雕則是東里邱家古厝正廳廊上的竹節柱一對,保存良好‧

喜開郎  2010-11-13 00:59:30 回覆

沒想到這又是一件寶,好好保存,這些都是 我們的台灣之寶.在台灣,好像除了蔣馨之外,就很少石匠師父被好好研究,希望你能幫忙,把這張石匠師父譜系的拼圖,完成.

熊本龍太郎  2010-11-12 23:57:11 回應 

哈哈

真是好ㄚ

台版武劇

不錯喔

 

喜開郎  2010-11-13 00:20:47 回覆

嗯,好見解,經你一說,俗物變典雅了.等一下就把這句加入拙文之中.

咖啡渣  2010-11-12 23:37:15 回應

我家的作品在南部就有兩間廟而已,是我曾祖父及祖父監工及打造,其兩間為內門紫竹寺及旗山森安殿的三川門部分,約在民國50~55年間所造的

剩下的都在花蓮囉~︿︿

喜開郎  2010-11-13 00:19:21 回覆

有紀錄起來嗎,能不能分享出來,那可都是台灣之寶呢.

怡萱  2010-11-12 21:14:34 回應

 

郭老師晚安

我看過許多日據時代的老厝

牆上貼有馬賽客

夫家的木製家具

上面也貼了四方磁磚

我想日據時代

磁磚算是非常不普遍的素材

繪畫以磁磚取代

是為了省錢

還是趕實髦.從一般較為富裕的人家來看

是趕實髦

至於廟宇的磁磚畫

會不會也是相同的原因呢

 

喜開郎  2010-11-13 00:17:50 回覆 

我也覺得如此,在印刷尚未普及之前,磁磚畫的工續比傳統畫要多上好幾倍,而且又耐久,價格應該也不便宜.後來有轉印技術之後,那些磁磚畫才較為便宜.

廟宇會用磁磚,當也是想用最好的東西獻給神明.

晚近則以最便宜的思考.

 

咖啡渣  2010-11-12 14:18:44 回應

我家也是以廟宇石雕起家的....這個我可是感同身受...

老匠師的功力絕對是用錢買不到的

無奈現在大陸石雕進攻台灣

造成許多匠師快活不下去了....

喜開郎  2010-11-12 14:33:05 回覆 

那些來自中國的現代石雕,大都是台灣的工頭去那邊請人做的.

他們~有的還有匠師的道德心,有的,只剩商人計較的利害之心.

做工的師父人,最後,變成沒工作. 

請問,你家的石雕歷史,能分享出來嗎? 

小豪  2010-11-11 22:00:29 回應

 

開喜郎老師,力固這個名字小弟也曾在北投一帶看過一些,北投福德宮整間的彩磁都是他畫的,應該是個專門畫彩磁的畫師吧。彩磁畫小弟曾聽說過是一種畫在白瓷上再燒 (二次燒) 或稱 (窯後燒) 的技術,雖然小弟沒研究但是還滿常看見這種裝飾。 

喜開郎  2010-11-11 23:37:29 回覆 

這也是一個時期的作品, 在拙作中也有介紹,北投復學崗福德宮篇,但那些感覺還不錯.

當然,這些作品到今天來看,也有它歷史的價值了.

二次燒,沒錯,有些廟還有,只是良莠相去甚多.

日治時的也有磁磚畫,那時的作品品相和內涵都不是後期可比的.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匠師,要怪只能怪,社會的退步,喜歡價格去比,讓匠師活不下去,他們才會〔出此下策〕.

 

青瞑牛  2010-11-11 05:57:43 回應 

當時ㄉ縣長到鄉長

不同意時用錢動員鄉親

到工業局去抗議

政府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給它通過   理由是國家須要發展 

鄉村也要工作機會  人口才不至外流

現在還是外流很嚴重   倒是外來人口湧入

那些為6輕炒地皮ㄉ  下場滿嚴重ㄉ

 

喜開郎  2010-11-11 13:23:01 回覆

苦的都是老百姓.

青瞑牛  2010-11-11 00:08:07 回應 

是ㄚ  詐騙集團騙ㄉ銀子多到上億

捉到判刑又輕

土匪  強盜 搶奪財務少 判刑又重

像王董騙財有術  還有人稱呼為神ㄋ

 

喜開郎  2010-11-11 00:45:01 回覆

想那時,在做匠師調查時,和幾個鄉親姲聊起六輕,就聽到不少在六輕上班的主管,三不五時就來向媽祖求平安,也聽說那時六輕還在談的時候,有黑衣人會出現在會場. 

那時我就很想說,當時是誰核准六輕到雲林的,叫他出來面對鄉親.

 

土城小吳  2010-11-10 23:37:36 回應 

老師,莫非楊戩收七怪,歇後語是見怪不怪,所以才看得到山賊,看不到精怪....

匠心獨具,斯人遠矣...

商人沒內涵還不考據,被老師抓包,貽笑大方... 

喜開郎  2010-11-11 00:03:23 回覆 

也許怪的是我呢

妖怪會變成人的樣子,所以今天那麼多的怪人,像我就是. 

青瞑牛  2010-11-10 20:29:42 回應 

真正裝孝維   如果土匪ㄉ話

沒必要那麼大ㄉ陣仗  笑死人

 

喜開郎  2010-11-10 21:18:58 回覆

 

這年頭土匪搞不過強盜

強盜弄不過騙子

騙子玩不過 ......,可以填上你想要填的

 

★~Michael~★  2010-11-10 07:51:48 回應

傳統的建築至少有一部分要保留,因為那是珍貴的文化傳承,不可完全放棄!

喜開郎  2010-11-10 12:07:50 回覆

 

大哥好

是的,內涵不能放棄.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台灣的廟有齣頭

2012/03/19 17:27

 

卷棚下的橫樑;兩儀四象和河圖洛書彩繪.

圖上為兩儀,下方是四象.(圖真的拍得不好.不易細究其中的細節有沒有照本宣科.)

 


 


 

台南良皇宮 剪黏作品 八仙大鬧東海 局部 李鐵拐大戰蚌殼精;這才叫一絲不掛.

 

 

 

台南四安境 良皇宮三川拜亭夜景

 


 

好像是刻三十六官將的樣子.龍柱.

 


 

哪吒太子騎龍.

 



 

虎尾偏門的三十六官將門神 潘麗水畫

 



 

三絲會蓮,木雕通楕,也有人叫它員光.木雕.喻科甲功名有望.

 

 

 

八仙大鬧東海,洪順發作.玻璃剪黏.

 

 

龍王在最上面

 

 

 

持雙刀的紅魽大將?洞賓在下方用拂塵戰水將.

 

 

 

李鐵拐戰蚌殼精.


 



 

玻璃剪黏 蘆花河,薛丁山箭射孽龍助義子薛應龍.作者和捐獻者芳名在底下.

 


 

本境洪順發作

 

 

這些小兵的臉像開得很漂亮.動作也很美.



 

潘麗水的成湯聘伊尹.有牛和農夫.

 



 

不同的匠藝,前者為石雕,後者是磨石子八角柱.兩者在台灣近年新建的廟,都找不到像這麼美的手藝了.

 


 


 

門簪龍首,看它眉毛.支支立體.

 



 

潘麗水的擂金畫,紫氣東來,麗水寫.

 

 

壽星拱照,戊申年.夏月?

 


 

台北張木成彫刻.

 


 

民國伍十一年置.

 


 

另一邊的石獅.台北張木成雕刻.有名有姓有年代,夠讚.

 

 


 

石連池師父敬獻,鐵拐和麻姑(何仙姑?).匠師大名在望.

 


 

麗水所的畫作.若不去塵汙也很有味道.上面是暗八仙的漢鍾離和曹國舅.

 


 

麗水所作.要清,上面的灰塵小心掃一下,或許就可以了.

 

 

 

麗水師也有圖稿讓大理石淺雕用過.

 

 

良皇宮聽說要整修了,期待它也能像台北保安宮一樣,整舊如舊,讓這些匠師的作品及名字,還有捐獻者的芳名再留傳一下.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廟宇歷史研究區

2012/09/08 00:59



 

經過幾次的走訪,到坐在電腦前面輸入資料,也算完了一小部份了,雖然距離完成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但從中也讓我開始反思對於傳統古蹟和存在於斯各庄的大小廟宇的態度及觀點.

 

我以往只關注古老工法那種木石架構的傳統建築,可是正當接受一份工作有報酬的任務之後,不得不暫時放下只為興趣和目標在跑,且有選擇權的心情,一間一間的往裡面去尋訪,去拍照.有時還要被拒絕,之前那種你不給我看,就是你們的損失(我必需承認有的有一點點那樣傲慢的自大),反正我是沒什麼損失的.一切,隨緣啦!到現在,我必需克服一些可能的困難,把田調當成一個責任,入村莊沒有人帶路,一切要誠意敬謹.能不能問到核心的答案,就看技巧,也要看點緣法.

 

在一座一座的走過之後,又一張一張經過適度的修正,再把那些相片和訪得的資料登打到系統裡面.一庄一庄的完成,一座一座按下提審.這才慢慢感受出來,田莊人那份對庄頭守護神,所蓋出來的廟宇,真要叫人感到不捨和敬佩.

 

那一座座庄頭小廟,說起來並不算大,有些莊頭只有一座土地公廟,有些庄頭的守護神還輪流住在各家莊民家中,頭家爐主各安其份,歲時節慶按照古老的傳統卜選爐主頭家,一年一年更換.想蓋一座廟,有時不全有錢就辦得到的.那原因,很難說明白.

 

我看到幾座新建的廟在民國六十幾年或七十幾年才蓋起來的,有些還是八十幾年才公建的.至於日治時期建成的廟,在鄉間部落,幾乎全被重建過了.不捨嗎?以前會,很心疼.現在微微痛.

 

===========

 

重建,也是要募捐眾人的血汗錢;一仙五厘的累積,平時捨不得買條魚,買斤肉上桌.幾天才有一個賣魚賣肉的吆喝入庄,買乎,家裡還有.今天沒買,明後兩天老伴又要唸人,沒點油葷怎有力氣下田啊!廟要建,全村按丁口數分攤,不足的再向外募款,幾百幾千的鈔票用紅線捲成一綑一綑的交給前來題丁的頭家仔.主其事的頭兄仔,四處打聽,哪個蓋廟的師父料足,工好,價格公道.就是他了.

 

師父們流著汗挖著地基,架起板模,綁著鋼筋.這次蓋好,就永遠不必再蓋了,包用百年.粗胚好了,請師父來做點飾仔藝,要做漂亮一點哦!龍要活,三停九似,鹿仔角,鷹爪,狗嘴!狗嘴?龍呢!哪用狗嘴.阮師父教的啦!你囝仔郎不識事少講兩句.師父,歹勢,歹勢。麥啦,麥啦!

 

彩繪師來了,三關六扇,中門畫秦瓊和尉遲恭,左邊是加冠進祿,右邊添花晉爵.師父啊,我們這裡供奉順天聖母,你看要畫些什麼故事好.我會給你們配最好意思的,你作人條直,對阮這些江湖人足照顧,絶對要給你最好的啦.

 

門前一對石獅,兩邊龍虎對看,左右麒麟回首,全都上彩描繪,水泥加海菜粉和石灰,包你萬年不壞.屋頂雙龍朝三仙,水泥拌石灰加麻絨,外敷彩色玻璃剪成的細片.太陽之下閃著點點光芒.真正叫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慶成入火安座了,夫人媽總算有間廟好住嘍......................

 

三四十年前,你阿公還在的時候蓋的.你看,那裡有你公的名.

 

===========

 

會上傳這些我鄉各地庄頭廟的照片,認真說來並不是要大家真正跑來看它們.傳這些照片,其實是想和大家說些心情故事.

 

我們長久以來都被告知〔你們拿香拜拜是迷信的,是不文明的.〕及至於我們長大之後,也一直以為我們就是個次等國民,只有那些人才是進步的表徵.可是,我們真的是一群野蠻人嗎?終於有人站出來說我們這個叫〔民間信仰〕,終於有人願意彎下腰來親吻他住了大半輩子的土地,不管他是出自真心還是依然扮演著舞台上的角色.台南畫師潘麗水在民國八十二年,終於被選上,成了民族藝師薪傳獎的得主,他夠幸運,還能親耳聽到那份榮耀,因為再過兩年,他就過世了,他高壽八十二.

 

但民間還是繼續在拆,建.有些廟裡雖然保有潘麗水這位被譽為薪傳獎得主的作品,照拆.其他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師父所做的作品,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有些遠遊他鄉的子弟們想起家鄉的小廟竟然是畫師的作品,在與鄉耆討論,請教之後,轉向文化局處求救,評審委員和政府官員到了現場,經過半個小時的勘察,聽幾十分鐘的簡報之後,回去了,過了幾天,消息傳回來了:因為廟的年資不夠,五六十年,或二三十年,而且是鋼筋混泥土建造的,不夠資格被列為古蹟.

 

關於這些和那些,我也完全沒有任何疑問的,相信了,並且奉為至高無上的標準.不是木石結構的廟宇,怎麼會有看頭!就這樣,我只專注一些幾乎破敗的老廟(漏廟),屋瓦都破了,下雨就漏雨了嘛!

 

這次被委以調查轄區內的大小廟宇,很多都是六七十年間蓋的,那個時代,台灣算得上是經濟起飛期,另一方面,有些小小的庄頭廟也到了不得不修的地步.拆建,全乎現實.工法材料反應時局.台灣出現水泥灌漿到模型之中的仿木石雕刻的便利品.撐板模,綁鐵仔,疊磚抹壁,一體整合,石雕師父和木作師父退出傳統建築的職場.

 

剪黏師父和彩繪師父此時仍有表現的空間.泥塑作品在此場還能苟延殘喘.只是作品上出現一些不同以往的寫意風格.我們在今天還能看到,說是石獅,卻有著不同以往那種威儀中帶著仁慈的法獸;說是寫實動物,又不像動物園裡那種萬獸之王.龍,鳳,麒麟,白鶴,很多都是意思到了,看懂就好.假如換另一個角度來看,那些作品其實拿來給畫家們當成創作的藍本,也許可以激發出不同的創世大作.因為那些作品可說是各家互不相同,每一隻都有它獨特的個性.因為不是灌模的,所以全世界只有一隻.不會有撞衫的危險.至於與那同時出現的灌模的作品,相信再過十幾二十年,也會走到那樣的地步.

 

那樣,這樣的廟,在雲林各地的鄉村部落,其實是個共相,它們也許不算精美,也不見得是大師之作,可是那些都是我們父祖輩一點一滴累聚起來的,只要它還能遮風避雨,只要還能在那裡說幾段故事給我們的小孩聽,它都有它偉大的地方.是不是古蹟,重要嗎?好比我們的父母一樣,他不像隔壁那雍容華貴的員外夫人,可能我們不會指著他們的臉說,我真是丟臉丟到家了,怎麼有你那麼粗俗的父母啊!道理是一樣的.至於少數幾位專家學者們說的話,咱們聽聽就好,也犯不著去和他們爭些什麼.重要的是我們對庄頭的小廟,有沒有一份認同感,有沒有一份自信心.而已.一個鄉村部落,蓋那麼大一間廟,做什麼?廟越大,也只反比出村子裡的房舍而已.中部的紫X宮好了,幸好它蓋的只是廁所,如果它也蓋廟,或許,外人對它的觀感會不一樣吧.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廟宇歷史研究區

2012/04/30 18:13

 

台灣鄉下治安不好,連神明都住鐵厝.

 

 

想要為自己的家鄉聚落做歷史的調查,想很久了.偶而也問些耆老,只是所得有限.加上田庄人對這種〔吃不飽的工作〕往往不太重視.偶而會關心地提醒,少年郎去找份正常的工作比較實在.話說的很中肯,也很實在.就這樣,做做停停.這次利用某單位的廟宇衛星定位的工程,有個正規的名目,讓我回到田庄詢訪.

 

老歲人不斷凋零,才幾年,庄裡的老人家少了幾個.文獻和老照片多少也隨之流逝.

 

舊廍,應是古早舊糖廍所在地留下來的簡稱.村人信仰由本庄稍南處〔許厝寮仔〕迎來的三乃夫人(本庄稱祂叫~夫人媽)為主神.加上本來就有的土地公為本庄的守護神.年代起於何時已不可考.據稱有村庄就有土地公了.

 

夫人媽,輪流在值年爐主家供奉,每年正月十五日元宵節是祂的聖誕千秋.村人會在〔夜學〕前面的空地上搭設紅壇,請祂看戲.同時也迎來虎尾德興宮王爺公(大崙腳王爺)同來看戲.當天下午會觀乩,用手轎仔由兩名壯丁扶轎,請神明降駕主持安營的工作.在村子裡東南西北中,安營.有時由王爺降駕,有時是三乃夫人,有時是中壇元帥.安營時間長短,看神明降駕的時間而定.有時到傍晚神靈才來.從紅壇啟程從東營開始,最後回到位於紅壇後面的中營.五營旗每年換新.

 

一般而言,當天會請來一台戲,主要在扮仙酬神.早期農村沒什麼娛樂,村民逢年過節看戲是主要的娛樂,白天的布袋戲則變成錄音型的布袋戲演出.晚上變成卡拉OK,讓村民自由上去展現歌喉.

 

村子裡的福德宮,供奉福德正神,村人暱稱土地公伯,或簡稱伯仔.

 

舊廟是一座很小的小廟.約在現址同個地方,民國六十二年,由村人集資建成.初建時只有拜亭和正殿.以鋼筋混凝土仿閩南式建築,屋頂有簡單的燕尾翹脊及玻璃剪黏.福德正神背後用磁磚燒繪有殿龍一幅.開三門.有聯對兩幅.

 

每年八月十五日中秋節,為福德正神土地公祝壽.當天由福戶人丁按丁口題丁錢,請一台戲為土地公賀壽.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四時無災,八節有慶.五穀豐收,六畜興旺.村民們有種田的製作土地公拐拿到各區田頭插上,表示請土地公幫忙巡視.讓作物平安長大,豐收.

 

因為本庄主帥夫人媽沒有建廟,像其他重點節慶無法寫進福德宮裡面,我只好將之列入其他慶典之中.

 

本庄每逢六房媽輪值於土庫股時,在十月份謝平安之前,會請六房媽到本庄巡安看戲.上一次是民國九十八年.每五年一次.據前人所述,本庄舊廍本來也是土庫股在內.昔年(戰後初期)重辦六房媽過爐時,本庄礙於〔旗腳要本庄分攤請客,六房媽不讓本庄輪值供奉〕,而退出.以致本庄留下五年一次請六房媽巡安的傳統.

 

本庄也是虎尾德興宮〔大崙腳王爺〕五王股之內,屬大王股.每五年一次的值二七(農曆七月二十七日)大普渡,照例請來池王爺前來主事,搭紅壇延請高功(道士)開經普施境內〔好兄弟仔〕.今年(民國一百零一年)剛好輪到本庄.屆時理應又是熱鬧滾滾的場面.

 

本庄年例在農曆十月十五日,舉辦謝平安.同樣在〔夜學〕前面結壇,請高功道長來拜天公,叩謝列位正神保護本庄里民一同,平安順利.

 

本庄自前人留下,尚存〔布佳金獅陣〕一團.原為武館,後增金獅一隻,俗稱開嘴獅,有獅鬼一個,惜有凋零之況.傳藝師來自虎尾興中里,舊地名〔尾寮〕,今鄉人仍然如此稱呼.

 

亦有車鼓一團,今已不傳.文館一團,據說文物尚寄放於某村民家中.

 

 

舊廍福德宮外觀

 

 

 

本庄舊地名的寫法,舊廍.旧,為簡寫.〔廍〕字,的廟字邊被昔日公所或某些行政單位的電腦字改掉的.

 


 

石香爐

 



 

本庄福德宮主神土地公伯

 

 

 

土地婆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