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議題很嚴肅也很廣泛,並且關乎台灣民間信仰的層面至廣至深。廣到幾乎二三十年來所蓋的廟宇無一幸免。只要由蓋廟公司統包建起,裝飾作品包括[仿木作的網目斗栱和藻井之間的人物豎材],垂花吊籃上的豎材作品。樑枋間的員光雀替。不管是實木雕刻或水泥灌模仿製品,幾乎都有一個現像,就是上面的圖像看似成百上千個,實則以單樣圖形左右鏡射兩兩成對再加以不斷重覆又重覆充斥其間。這些作品被一再仿效,裝置。原本的左右陰陽文武配對的尊卑次序乃至歷史文化內涵幾以無存。

在看過幾百座新舊廟宇之後還不能讓我完全接受[工廠出產]的構件所拼湊的廟宇,原因有三: 

一 木雕或仿木結構的作品重覆的不像話。

二 原本可以不必出現的壁堵石片木雕結網,弄到整間都是,偶而還出現典故錯用,文字誤植的情形。

三 俗稱淋燙的陶瓷作品,除了二騎三童還可辨識之後,其中原有的戲劇性,不見了。

舉例來說~四愛,四聘,四痴或是表彰忠孝廉節的典故也可以錯到讓人完全拼不出一句成語來。

按個人理解,在台灣要蓋一棟房子需要向主管機關申請核准的項目有很多,單以建築本身來講,至少要有結構安全和水電配置等等都得備圖辦理。而只有[裝飾]物件免受審核。 

附圖一:像這種網目看架斗栱,在傳統建築裡面,每一小局就可以是一齣故事或稱一台戲。常見的有三國演義和封神演義或西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