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分類:廟宇歷史研究區

2012/02/21 23:47

 

天上聖母北港進香的紅燈籠.

 

 

白沙屯火車站.

 


 

白沙屯拱天宮前的街道.人群漸漸散去.但仍然熱鬧.

 

 


 

北港金響順供奉的白沙屯媽祖金身,在白沙屯媽祖回鑾之後,祂也要回家了.

 

 


 

北港金響順供奉的白沙屯媽祖金身,在白沙屯媽祖回鑾之後,祂也要回家了.這是祂的千順二將軍.

 


 

錫爐上面寫著,〔北港金響順 白沙屯天上聖母〕.

 


 

北港進香旗.


 

這次跟隨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雖然只在媽祖登轎和出城走了一個早上,然後在中間利用一點點時間自清水追到大甲,最後在祂回鑾之後到拱天宮參拜.談不上參與了整個進香的行程,至少有著與之前那旁觀者的記錄的親身體驗.

 

經過兩三天的沉澱之後,開始想著,要怎樣把這次的〔心得〕做一個稍微完整的報告與分享.最後,我走進中研院人文科學聯合圖書館查些歷史資料.

 

我從一排排的書架上尋找關於白沙屯拱天宮的記錄.

 

翻閱這些歷史資料真的很有趣,我看到大約始於日本人統領台灣以後所作的田調記錄.上面用硬筆或毛筆寫著,某某宮主神源於某地的某宮某廟,有些與今日所見聞某宮某廟的源流沿革相符,某些則今非昔言所述.顯然,在經過近百年的春秋更迭,已成氣候.便不再宣稱自何處分香,分靈而來.

 

白沙屯拱天宮的媽祖婆,本來也以為會出現分靈自北港朝天宮的字眼,但沒有.上面只記載著供奉的主神是〔天上聖母〕,對於來源則隻字未提.也許當年的訪談者所問非人,也或許..有其他的可能.如是一門功課,正等待有心人士去做.

 

假設,白沙屯媽祖暗中指派某人該做這些事,那這些和那些資料整理之後,問世,會不會製造出另一些問題?譬如,某宮老早宣稱他們的主神並不是從北港分香而來.那麼,這些結果面市,會不會讓祂的弟子們心糾成一團?

 

當然要查閱的不止日本人所寫的文字而已,還有地方志和各宮廟的沿革都需要交叉比對,最後才能有個稍微完整的面相的呈現.

 

當然範圍不能太大,野心不能太大.單就北港朝天宮的研究和查察即可.你認為可以做嗎?這當然需要把營生的問題放到裡面.(關於這個現實的問題,我不再逃避.真的.)你覺得你虔誠景仰的媽祖婆,會同意出現一本考證歷史沿革的書是寫到關於祂的由來嗎?

 

這些是白沙屯媽祖在我參與了民國一百零一年北港進香之後,所給我的思考.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2/02/13 00:16

 


 

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一堣.顯然今年的轎班有了生力軍. 

2012年二月11日中午時分,我搭上台鐵火車輾轉來到白沙屯火車站.步出車站就看到成排的燈籠高掛在路的兩旁迎著冰冷的寒風搖曳.幾個老人家拖著行李也跟在後面和我往同一個方向前進--白沙屯拱天宮. 

白沙屯,這個位於苗栗縣通霄鎮的小鎮上,緊臨台灣海峽的海邊小鎮.在這寒冷的春風料峭冷冽的風狂虎虎吹著的小鎮街上,拱天宮媽祖的聖殿裡,來自本境信徒依古禮挑著菜碗祭品前到廟裡,犒賞天兵神將.明天一大早,白沙屯媽祖將展開為期八九天的百里長征,帶著數萬善信弟子來往於雲林北港朝天宮之間. 

我,選擇在前一天--媽祖登轎前的一刻,前來朝聖.一個外鄉人,除了聖殿的媽祖和千里眼順風耳及諸位神聖之外,無人識我.任由我出入在廟前屋後自行觀望與展望.幾番檢視,仍然找不到一個可以安頓停泊的心.讓身心得到休憩的角落.裡裡外外都是匆忙忙香客.燃香,祈求,或竟自走進走出的人群.祈求平安,是的.都是. 

依著朋友指點,我找到白沙屯媽祖網路義工們的家.在簡短的寒暄之下,得到善意的忠告,第一次參加進香哦!要量力而為.感謝.去年白沙屯媽祖和六房媽百年奇緣是在下依朋友轉知而成的文章;那篇我有看過.白沙屯媽祖的靈感,相信你會知道的,你會從你身旁的香客身上或聽,或眼見得知的...然後我又回到廟裡,又走出廟外,然後跑到可以望見海的岸邊.風,真的很大.溫度又冷.隱約可以感受出風中的濕氣.那飃在風中的水氣,不像霧也不像雨.就是冷.不能再感冒,不然連坐下來的力氣都保不住,如何陪媽祖走一段路.又走回那個網路義工們的家,問了一句,依本地習習俗,我是否需要請一支進香旗帶著?你身上都有兵將了.那是朋友的答案.心裡想,也許該請一支當記念.畢竟是第一次. 

從下午三點左右到這時,晚間九點多了.人潮漸聚,不見有人發派命令,但秩序井然.燒香,登記報到手續的,參神見駕的陣頭從廟口到三川大門,一直擠在各個門裡的內外.街上高掛的媽祖賜福合境平安的LED燈亮晃晃的搖在人群的頭頂上.鞭炮聲一陣催著一陣.人們的熱情似乎都在媽祖的安撫中,未見過度的沸騰.是我的心太冷,還是今晚的風太冷.不然怎麼連媽祖登轎時,人們的熱情還熨不燙我的身體.幸好也不讓人覺得寒,不然我該會有禁不住冰冷的風所帶給我的寒意. 

我真的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來的.但未來長成什麼樣子?看不到,摸不著.未來在哪裡?希望有人能告訴我.要求一個未來,必需忍受無止盡的孤寂與無邊無際的茫然和無知與無助,真的有神嗎?如果沒有,哪為什麼你會來呢?既然來了,為什麼還沒有信心呢?寒冷的風從門縫鑽進來.躺在活動中心的地上,幾張不知何人留下的舊報紙阻止不了冰冷的地板傳上來的寒氣,打從背脊直冷上前腹.把睡袋的拉鍊拉上,再把舖棉的背心穿上,還是抵不住冷,最後把羽毛外套裹上,勉強撐到五點,朋友喚起.臉,擦擦,折好睡袋交給朋友.踅到廟前,擠進廟裡.媽祖起駕~擴聲器傳出宏亮的聲音.人群往廟外移動. 

一波一波的人潮,出廟口大街,向右轉進.向南吧!往前程出發.人潮從兩旁聚集.過了白沙屯火車站,過了秋茂園,又過了新埔火車站.人群開始拉開間距.從黑夜中出發到白霧中的早晨.今天的太陽肯定是請了假,到現在還沒看到臉.海邊的風吹了一夜又過了半天.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願意陪著媽祖走在這寒冷的風中啊?!腳肯定是會酸疼的.但是,應該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吧,想看看到底能再撐多久.真的撐不住了,再說吧,只要留一點點可以再次喚醒的能量就好,其他的都給這趟旅程吧. 

在昨天之前,我並不清楚朋友的計劃,只知道朋友會在媽祖登轎之前來與我會合,然後在今天早上陪媽祖出城到中午,之後他要上台北辦點事,接著~看後面的情況. 

陪媽祖走一段路,這件事情與我從事民俗調查和廟宇藝術的研究,在某些面向來說,有些相似.都是自願的,對生計無關,只是一股除此之外別無他途的念頭而已.體力無法負荷的界限將近了.還要繼續走下去嗎?不走,還有其他的路嗎?暫時休息一下,等恢復體力再回來.朋友,我和你上台北,再說. 

就這樣,我暫時回到這裡,讓腳先休息一下.認真的把下一場演講的內容準備一下,把它完成後,再回去陪媽祖再走另一段路.現在的媽祖,應該是在彰化了吧. 

 

 

喜歡古早廟建築的我,還是被吸引了.白沙屯拱天宮昔日舊觀的老照片.千里眼將軍.

 


 

白沙屯拱天宮昔日舊觀老照片,順風耳將軍.

 


 

求兩字,平安.

 


 

香條

 

 

 

 

相似的人潮,實際上是不同的人.可是那顆心,卻無二致.

 


 

建設的工法不一樣了.連轎,都可以被載著跑了.

 


 

新埔火車站.也有一群人喜歡這樣的建築.但也有人喜歡拆這樣的老東西.

 

 

 


 

是冷到不行了,還是被人推到了.

 



 

這三尊公仔,想必會是今年另一個話題吧.做的很好哦.設計者是個女生的樣子.

 


 

跟隨白沙屯媽祖的香燈腳.今天天氣很冷.

 


 

人群的移動是依照媽祖行進的速度決定的.

 

 


 

白沙屯媽祖經過的地方,總會有虔誠的當地信徒期待著躦轎腳.

 

 


 

這是截半路香的民俗現像.很多人因為沒辦法在媽祖出城前向媽祖燒起馬香,跟隨媽祖一同進香.會在半路〔燒起馬香〕然後跟媽祖走一段路.這種情形也見於其他地方的類似活動.

 

 

 

 


 

手裡的鮮花是給媽祖的轎瓶花.信徒將手中的花獻給神明,掌轎的轎夫會把插於大轎的鮮花換下來,交給這位信徒,讓他拿回家插在家裡神明的供桌上.人們相信可以得到神明的護佑.一家平安.

 


 

這種小燈籠很可愛.這張是在超商拍的.當傳統與現代相遇的一刻,其實並不相悖的.

 


 

這位仁兄扛一支大枝香,在五六年前就看過他.他的毅力和體力,遠非小人所能及.一般人走上半天,就要哀爸叫母了,他走全程,還扛著這麼大枝的香.還每年如此.相信有很多人與我一樣,心裡都昇起曾經想要知道,關於他二三事的好奇心吧!但,我還是忍下來了.拍下他,提醒自己,有些疑問放在心裡就好,不必什麼都知道.同時也提醒自己,覺得正確的路,且不妨礙他人,去做就對了,何必理會別人怎麼想.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2/02/13 00:16

 


 

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一堣.顯然今年的轎班有了生力軍.

 

 

2012年二月11日中午時分,我搭上台鐵火車輾轉來到白沙屯火車站.步出車站就看到成排的燈籠高掛在路的兩旁迎著冰冷的寒風搖曳.幾個老人家拖著行李也跟在後面和我往同一個方向前進--白沙屯拱天宮.

 

白沙屯,這個位於苗栗縣通霄鎮的小鎮上,緊臨台灣海峽的海邊小鎮.在這寒冷的春風料峭冷冽的風狂虎虎吹著的小鎮街上,拱天宮媽祖的聖殿裡,來自本境信徒依古禮挑著菜碗祭品前到廟裡,犒賞天兵神將.明天一大早,白沙屯媽祖將展開為期八九天的百里長征,帶著數萬善信弟子來往於雲林北港朝天宮之間.

 

我,選擇在前一天--媽祖登轎前的一刻,前來朝聖.一個外鄉人,除了聖殿的媽祖和千里眼順風耳及諸位神聖之外,無人識我.任由我出入在廟前屋後自行觀望與展望.幾番檢視,仍然找不到一個可以安頓停泊的心.讓身心得到休憩的角落.裡裡外外都是匆忙忙香客.燃香,祈求,或竟自走進走出的人群.祈求平安,是的.都是.

 

依著朋友指點,我找到白沙屯媽祖網路義工們的家.在簡短的寒暄之下,得到善意的忠告,第一次參加進香哦!要量力而為.感謝.去年白沙屯媽祖和六房媽百年奇緣是在下依朋友轉知而成的文章;那篇我有看過.白沙屯媽祖的靈感,相信你會知道的,你會從你身旁的香客身上或聽,或眼見得知的...然後我又回到廟裡,又走出廟外,然後跑到可以望見海的岸邊.風,真的很大.溫度又冷.隱約可以感受出風中的濕氣.那飃在風中的水氣,不像霧也不像雨.就是冷.不能再感冒,不然連坐下來的力氣都保不住,如何陪媽祖走一段路.又走回那個網路義工們的家,問了一句,依本地習習俗,我是否需要請一支進香旗帶著?你身上都有兵將了.那是朋友的答案.心裡想,也許該請一支當記念.畢竟是第一次.

 

從下午三點左右到這時,晚間九點多了.人潮漸聚,不見有人發派命令,但秩序井然.燒香,登記報到手續的,參神見駕的陣頭從廟口到三川大門,一直擠在各個門裡的內外.街上高掛的媽祖賜福合境平安的LED燈亮晃晃的搖在人群的頭頂上.鞭炮聲一陣催著一陣.人們的熱情似乎都在媽祖的安撫中,未見過度的沸騰.是我的心太冷,還是今晚的風太冷.不然怎麼連媽祖登轎時,人們的熱情還熨不燙我的身體.幸好也不讓人覺得寒,不然我該會有禁不住冰冷的風所帶給我的寒意.

 

我真的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來的.但未來長成什麼樣子?看不到,摸不著.未來在哪裡?希望有人能告訴我.要求一個未來,必需忍受無止盡的孤寂與無邊無際的茫然和無知與無助,真的有神嗎?如果沒有,哪為什麼你會來呢?既然來了,為什麼還沒有信心呢?寒冷的風從門縫鑽進來.躺在活動中心的地上,幾張不知何人留下的舊報紙阻止不了冰冷的地板傳上來的寒氣,打從背脊直冷上前腹.把睡袋的拉鍊拉上,再把舖棉的背心穿上,還是抵不住冷,最後把羽毛外套裹上,勉強撐到五點,朋友喚起.臉,擦擦,折好睡袋交給朋友.踅到廟前,擠進廟裡.媽祖起駕~擴聲器傳出宏亮的聲音.人群往廟外移動.

 

一波一波的人潮,出廟口大街,向右轉進.向南吧!往前程出發.人潮從兩旁聚集.過了白沙屯火車站,過了秋茂園,又過了新埔火車站.人群開始拉開間距.從黑夜中出發到白霧中的早晨.今天的太陽肯定是請了假,到現在還沒看到臉.海邊的風吹了一夜又過了半天.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願意陪著媽祖走在這寒冷的風中啊?!腳肯定是會酸疼的.但是,應該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吧,想看看到底能再撐多久.真的撐不住了,再說吧,只要留一點點可以再次喚醒的能量就好,其他的都給這趟旅程吧.

 

在昨天之前,我並不清楚朋友的計劃,只知道朋友會在媽祖登轎之前來與我會合,然後在今天早上陪媽祖出城到中午,之後他要上台北辦點事,接著~看後面的情況.

 

陪媽祖走一段路,這件事情與我從事民俗調查和廟宇藝術的研究,在某些面向來說,有些相似.都是自願的,對生計無關,只是一股除此之外別無他途的念頭而已.體力無法負荷的界限將近了.還要繼續走下去嗎?不走,還有其他的路嗎?暫時休息一下,等恢復體力再回來.朋友,我和你上台北,再說.

 

就這樣,我暫時回到這裡,讓腳先休息一下.認真的把下一場演講的內容準備一下,把它完成後,再回去陪媽祖再走另一段路.現在的媽祖,應該是在彰化了吧.

 

 

 

喜歡古早廟建築的我,還是被吸引了.白沙屯拱天宮昔日舊觀的老照片.千里眼將軍.

 


 

白沙屯拱天宮昔日舊觀老照片,順風耳將軍.

 


 

求兩字,平安.

 


 

香條

 

 

 

 

相似的人潮,實際上是不同的人.可是那顆心,卻無二致.

 


 

建設的工法不一樣了.連轎,都可以被載著跑了.

 


 

新埔火車站.也有一群人喜歡這樣的建築.但也有人喜歡拆這樣的老東西.

 

 

 


 

是冷到不行了,還是被人推到了.

 



 

這三尊公仔,想必會是今年另一個話題吧.做的很好哦.設計者是個女生的樣子.

 


 

跟隨白沙屯媽祖的香燈腳.今天天氣很冷.

 


 

人群的移動是依照媽祖行進的速度決定的.

 

 


 

白沙屯媽祖經過的地方,總會有虔誠的當地信徒期待著躦轎腳.

 

 


 

這是截半路香的民俗現像.很多人因為沒辦法在媽祖出城前向媽祖燒起馬香,跟隨媽祖一同進香.會在半路〔燒起馬香〕然後跟媽祖走一段路.這種情形也見於其他地方的類似活動.

 

 

 

 


 

手裡的鮮花是給媽祖的轎瓶花.信徒將手中的花獻給神明,掌轎的轎夫會把插於大轎的鮮花換下來,交給這位信徒,讓他拿回家插在家裡神明的供桌上.人們相信可以得到神明的護佑.一家平安.

 


 

這種小燈籠很可愛.這張是在超商拍的.當傳統與現代相遇的一刻,其實並不相悖的.

 


 

這位仁兄扛一支大枝香,在五六年前就看過他.他的毅力和體力,遠非小人所能及.一般人走上半天,就要哀爸叫母了,他走全程,還扛著這麼大枝的香.還每年如此.相信有很多人與我一樣,心裡都昇起曾經想要知道,關於他二三事的好奇心吧!但,我還是忍下來了.拍下他,提醒自己,有些疑問放在心裡就好,不必什麼都知道.同時也提醒自己,覺得正確的路,且不妨礙他人,去做就對了,何必理會別人怎麼想.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廟口講古百場宏願

2012/02/08 13:37 

回顧之前辦過的活動場次

第一場,西螺福興宮 2011/十月十日 太平媽出巡啟程當天.主題:媽祖的故事.(因現場其他活動進行,人數不足,取消.)

第二場,虎尾厝沙龍 2011/十月十九日 主辦虎尾厝沙龍,主題:哪吒

第三場,台北市保安宮 2011/十月二十二日 由出版社主辦 主題:廟口講古與導覽.

第四場,台北市保安宮 2011/十月二十九日 由出版社主辦 主題:廟口講古與導覽.

第五場,台南市總趕宮 2011/十月三十日 由總趕宮和出版社籌辦,主題:觀世音退紅軍.

第六場,宜蘭傳藝中心文昌祠 2011/十一月五日 由傳藝中心和出版社策劃主辦,主題:魏徵斬龍.

第七場,2011十一月二十六日,台北市永樂座~趙子龍救阿斗.

第八場,2011/十二月十日(周六下午)雲林縣虎尾鎮的雲林故事館,主辦:雲林故事館,讚助,丁仁桐,貓頭鷹出版社.主題:六房媽的在地故事,趙子龍救阿斗,關公保嫂過五關...

第九場,校園講古(板橋市某技術學院)

第十場,十二月十四日(周三晚上)嘉義洪雅書房,主辦:洪雅書房,讚助:丁仁桐,貓頭鷹出版社.講題:伍子胥恩仇記

第十一場,2012年元月八日,新北市圖書館〔與作家有約〕閱讀演講.主辦單位新北市圖書館.

第十二場,2012元月24日(大年初二)雲林故事館(虎尾鎮原郡守官阺)新春開講,龍女初二回娘家(新編),門神的由來,八仙打麻將.

第十三場,2012二月十四日.台中東南某區扶輪社分享.時間長度五十分鐘.一漿退兵.

第十四場,2012二月十八曰.台北保安宮例行值班,專題,許連成畫作欣賞與秦瓊倒銅旗.

 

最新第十五場,預訂於2012年三月十日(下午),雲林故事館(地點:虎尾鎮林森路郵局斜對面),講題.雲林風雲錄.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