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分類:台灣的廟有齣頭

2011/06/28 23:15

前天從台北搭著晚上九點半的車子往屏東,準備尋找一些廟裡的裝飾戲文當作新書補強作品. 

車程六個小時,到屏東的時間凌晨三點左右.離天亮還有兩三個小時,到哪裡去才好呢?在火車站前東張西望,記憶當中對屏東印象的匣子慢慢打開,武廟和慈鳯宮好像就在附近,走吧.乳釘的大門緊緊闔著,而慈鳳宮前似有人影閃動.地是熟的,但人卻是生的.還是不要過去的好.又轉回火車站前,遠方那個黃色符號,像一個人男人沒穿衣服趴著的屁股;又像是一個女人只穿吊甲仔躺著.麥寮勞.去哪裡休息一下等天亮. 

店裡年輕的店員還是熱情的招呼著,少了哪個沒有,換什麼(好嗎?)直接問答,這樣多好,這裡沒有那種被強迫的感覺.真誠又具土味.點了些東西就上樓,翻翻雜誌,打發時間.鄰座幾個年輕人,在哪裡輕鬆的聊天.遠處另一桌也有三個,趴在桌上睡著了. 

天亮了,慈鳳宮還沒開門,武廟開廟門了,有人點上香.從外觀先拍,回家整理時才方便歸檔.屋頂的交趾陶還不錯,不知道是誰的.石雕還好.我只挑了幾件以前沒拍過的拍起來,預備回去補入新書.慈鳳宮的彩繪還不錯,用的典故不出媽祖傳.倒是這裡的交趾陶可以近距離欣賞,感覺又精彩了些.聞太師金面,李元霸戰斐元慶有一個鳥仔面,都是花臉.回去可用.拍完後走出來,接下來呢?東港,東隆宮,沒辦法走遍屏東,至少地標性的大廟不能漏掉.上了屏東往東港的車,司機很年輕,微笑迎人,親切又自然.乘客跟他都很熟樣的樣子.他還告訴我,萬金聖母大教堂也有故事可拍.(本來想跟他一起去萬金的,但時間來不及,班次也少,這次沒去成) 

下了車趕路到東港東隆宮,牌樓很亮眼,只是不能細看.裝飾的戲文木雕,同樣內容的太多.(不能怪誰,只能說那代表某一個時期的台灣用了廉價的思考對待這個社會.)東隆宮的迎王船在台灣相當出名.廟裡也有不少好作品.只是,不好拍.拍廟宇的美沒有時間和輔助,不容易有好東西出來.天氣好熱,走幾步路都一身汗. 

搭車回程在萬丹下車,車上客人聽我跟司機說第一次來,主動幫忙,讓我知道在廟前站牌下車. 

萬丹萬惠宮,李老師著作裡提過;黃龜理匠藝報告裡也介紹過,還以為那些珍貴的作品被整掉了,沒想到還能在廟裡看到.兩派的匠師一起為神明工作,拼出火花.(是真的火花,兩派人馬互擲工具,幸好媽祖發爐警戒,才沒讓事情擴大.黃龜理和楊秀興在這裡留有當年對場的作品.假獅破真獅,誰的好嗎?根據黃龜理報告紀錄說,那次黃龜理勝了.網目看架斗栱在這裡還能分出兩派風格. 

回到屏東,改搭火車來到高雄,先到三鳳宮看看,那裡是我初出洞門曾去過的地方.金箔褪去了光亮,潘麗水的門神還在,北方式建築樑枋以〔和璽彩繪〕施作,沒戲文可拍,倒是石雕拍了幾張.回到高雄火車站前,搭上捷運到左營蓮池潭. 

兩年沒來了,那時帶團常來.真不曉得當時的我怎能哇啦啦的跟客人說一堆.前兩間廟這次沒想進,直接走到玄天上帝的元帝宮.石雕,有趣味.幾齣以前沒看過的,剛好這次用上.船夫之子退兵,可以補伍子胥後段. 

路過一處被拆的房屋前,一間屋子的右邊只剩一面牆壁.有文化自省,硬是把一面牆給保留下來?或許只是一個,個案.

 


 

一面老房子的牆.

 


 

交趾陶.

 

 


 

崔府神君泥馬渡康王.(不是保生大帝哦!)

 


 

一漿退兵.局部.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台灣的廟有齣頭

2011/06/20 23:56

我跟這齣戲;其實在童年的時候,聽阿公說過,但只是戲名而已.另外他還說過寶蓮燈.至於裡面演的是什麼,也許阿公說過,只是我完全想不起來.這齣〔倒銅旗〕光聽戲名,光看小說,還不覺得特別.直到上周五,在新莊文化中心,朋友熱情相邀,欣賞這齣戲. 

北管戲曲〔倒銅旗〕,前後場都熱鬧;有文戲,有武戲.其中又以秦瓊(叔寶)和羅成對唱裡面的唱詞讓人感動. 

唱詞裡用影射隱喻或折射的手法,把身為戰亂時代的英雄悲歌,透過兩位主角唱出來.(我背不來,不然真的值得當文學作品好好研讀一番.) 

主戲是秦叔寶倒銅旗,〔打雙鐧〕,不開玩笑;沒學幾招還打不來. 

擔任秦叔寶的演員〔阿興〕,研究生.聽延樂軒團長林永志老師說,阿興畢業後就要去當兵. 

這齣戲是延樂軒北管劇團聘請邱火榮,潘玉嬌,劉玉鶯三位老師教的. 

〔秦瓊倒銅旗〕我沒看過,不知道好壞的標準在哪裡.但那一夜,我著實感到震撼.秦瓊倒銅旗的戲劇張力,不在佈景和燈光的變化.幾乎真槍實彈搬出場來,讓人評選.前半場,羅成和秦叔寶對話;羅成和營中兩位將軍東方白,東方煌的勾心鬥角.後半場有羅成守住銅旗陣,命令隋將東方白,東方煌不可暗箭傷了秦瓊.如此一來反而提醒兩位隋將提防羅成叛變投唐了. 

扮演秦瓊的演員在這齣戲裡非常吃重,連打帶唱,看那架勢都是學過拳腳功夫的人,才打得出的力道.隨著劇情發展,不禁讓人為秦叔寶的安危掛心.經過三四次的攻陣,最後在好友斐元慶的鬼魂相助之下,終於砍倒銅旗,破了銅旗陣.(散場後走出來到了戶外,聽到兩個人在對話,一個人說:真的還是要年輕,那秦叔寶雙鐧打得蠻好.另一個回答,是啊,還是要年輕才有力道.〔秦瓊倒銅旗〕!) 

有點讓人遺韻不足的地方;沒有觀眾獻花,沒有致詞,謝幕躹躬之後,就走人,連要跟朋友說聲謝,也沒機會. 

昨天在新竹縣竹北市保安宮,看到牌樓上的彩繪,竟然是〔秦瓊倒銅旗〕.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巧合在暗示什麼.不管怎樣,我會記得第一次看北管戲〔秦瓊倒銅旗〕和見到〔秦瓊倒銅旗〕廟宇作品,前後相差不到三天. 

對了,我延樂軒的朋友,請告訴我你們的e-mail,謝幕時匆匆拍了幾張的相片,要寄給你們. 

 

 

新竹縣竹北市保安宮;作品剛好有電線遮住,勉強修了一下.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1/06/18 00:54

最近投入新書的書寫,有時心神一入某個朝代,就忘了身外世界.但是,時間又無情繼續往前走,每天該走的,每個季節該來的,還是按著腳印,一步一步踩來.

 

停腳空檔才發現,有些事情又堆了過來;再擱著,好像就快跟這個社會脫節似的.

 

幾天前的台北迎城隍的照片還沒時間整理(事實上是沒辦法抽離書寫的情緒,才沒整理.)晚上去看戲碰到朋友;相片不知道弄好了沒?也不是要,只是問問.怪歹勢的.好的,整理一下過兩天就奉上.

 

這兩年,我不像以前那樣,追著陣頭拍,大半是走走,看看,拍拍.哪裡覺得有意思,就按按快門.(許是見慣無英雄).但今年還是看到幾個有意思的東西.

 

以下和大家分享..

 

 

香條,霞海城隍老爺的.

 


 

報馬仔的背景.有豬腳和草鞋,還有雨傘跟咸光餅.

 


 

暗訪時的八將(八家將?)(近來越寫越回去,請大家多多指教).

 


 

這是以前喜歡追的陣頭之一.

 


 

我對八將沒深入的研究,不知道這位怎麼稱呼,知道的朋友,請多多賜教.

 


 

台北靈安社大鑼;台北靈安社,新的對聯

 


 

老軒社伴隨霞海城隍轝前,

 

 

 

新子弟薪傳西秦王爺北管.

 


 

取下神將身上的咸光餅給交陪的軒社,表達謝意.

 

 


 

靈安社文判官.

 


 

靈安社子弟在城隍暗訪之夜,在保安宮休息時排場..

 


 

八爺.范將軍.

 


 

台北霞海城隍廟.

 


 

攝影前輩張才的個展,與神將的對話.

 


 

看桌民藝,用蟳殼和龍蝦殼等製成的將軍一.

 


 

看桌民藝,用蟳殼和龍蝦殼等製成的將軍二.

 



 

台北靈安社新的對聯

老軒社伴隨霞海城隍與前,

新子弟薪傳西秦王爺北管.

 


 

五月十三日台北迎城隍,夜,霞海城隍老爺駕前排場.

(這群子弟們也是靈安社神將師兄弟,也就是他們遶境之中要請神將,排場時,將身一變也是子弟.)

 


 

迪化街上看熱鬧.

 


 

霞海城隍廟前的人潮.

 


 

台北市保生大帝駕前娘傘勇士.強哥.

 


 

交陪軒社向來訪的神明敬謝香花瓜果金茗燭帛.(未按禮俗排序書寫,請高人指點,謝謝.)

 

 

陣頭回到廟前,犁轎,參禮.接著才打道回府,回自家軒社.

 

台北的神明生不流行用擡的,我看好多次都是用推的.

 

一地一俗,誠意都一樣,一百分.

 

 

 

一樣的背影,一樣的鑼鼓聲,但是,我慢慢的,在放慢腳步..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雜記

 

 


這尊金面的李將軍是我初舉相機拍照的第一個模特兒.

(台北保安宮和華樂社的李金吒將軍)

多久了啊!算算該有二十年了,李將軍,金吒,他都不老.或許吧,神仙不會老.

 

 

那時我二進大同,離開公司兩年多後,再遊回公司,算算我也不算是一匹好馬.我感謝生命中的貴人.

 

進了公司半年後,開始接觸社團,學過電腦,上過皮雕,也學過書法和英文發音,最後在攝影這條路上定下來.剛開始,我隨心所欲,想拍什麼就拍什麼,說來是最不認真的一個學員.

 

大同攝影學會,有定期的活動和比賽,每月的觀摩可以試身手,一年有十二次,從繳交的相片中由前輩和外聘的專家一位,評分.分入選,佳作和優選各給一到三分,準會士一年好像是十二分或是二十分進階,以任何一年績分達到都算,進級後直到退休都可保持.進階之後要交大張一點的參加觀摩,另可交幻燈片越級.黑白和彩色分兩組,但各組積分分別計算.題目,種類自訂.不管是生態或民俗,沙龍或人相都可以參加,混合評選.當時固定參加這個學會,至於外面的,我只參加過一個,時間不長,也沒參加那個學會的學位評選.

 

我是走到哪裡拍到哪裡的人,唯一不拍的是,要另外花錢請模特兒的活動,我不拍.我寧願找幾個朋友,同事一起出遊,用側拍的自然寫真法拍人相.拍完洗出相片經由本人同意,選幾張參加觀摩,之後相片連底片一起交由某個同事模特兒收存,之後不再取回.

 

不是慷慨,我覺得這些同事願意當我的模特兒,讓我有練習的機會,我想要的是自然的美,不是做作的虛假那種.

 

當模特兒其實很累人,那種工作老實說不是人幹的.人家要你笑就笑,要你跳你就要跳.我能想像,那些笑容的背後,是汗水推出來的,有時還有淚水.有時我還想像,當職業模特兒看到那些相片的時候,應該不是快樂的回憶.我要的是,和我一起出門拍照的同事,日後看到照片時,能有美麗的回憶.所以,朋友們,雖然手邊沒有你們的相片.但我心裡有你們美麗和帥氣的容顏及歡樂的幸福.

 

在學習過程,除了一部份人相之外,再來就是風景沙龍;黃昏和朝陽都曾照耀過我.晴雨時分也有我的鏡頭.心像我也拍.但最有自信的出手,是民俗,只要出門聽到鑼鼓聲,我一定(跑)第一.認識我的朋友可能會想,喜開郎跑得動嗎?告訴你,只要聽到戰鼓擂起,我可以跑到氣喘如狗.

 

閃光燈追蹤攝影是我的回馬槍.民俗陣頭裡的人文素材是我的撒手鐧.我的前輩曾經在我第二階段時觀摩評審會後問我,你有張〔變速器〕(可以用台語發音講日語)嗎?這句話我到前幾年才想明白,當時的我只知是一句讚美的話,並不知道前輩是勉勵我說,你的進步有〔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意思.

 

等我開始接觸古蹟之後,拍照,成了工具.我不再特別為了攝影而攝影.我要的是資料,我要記錄屬於這塊土地的畫面.更多的是,我要寫我自己的生命史,但是相片很少出現自拍.除了對自己很滿意的時候,當然隨著時間增進,越來越少了.現在都是朋友幫忙才會有的.

 

至於人相,開始出現網路分享以後,被我拍到而上傳的更是少了.尤其是相熟和不相熟的人.除非在拍攝的同時已經取後口頭同意,不然不會特別上傳網路.這個理由是,尊重,有些是避免麻煩.

 

金吒將軍,二十年前的模特兒,今天在台北迎城隍時又看到他,趕忙拍幾張.哦!對了,當時拍祂的相機是同事李小姐的.還是她建議我,有心想學,還是要有一台自己的相機,他說得沒錯.存了幾個月後,一次給他痛下去,買了生平第一台手動測光相機,尼康FM2.能有今天,要感謝李小姐和李將軍和黃飛虎將軍.

 

 


 

這尊是黃將軍,是我第二個模特兒.

(台北保安宮和華樂社,黃飛虎將軍)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