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雜記

2011/04/16 23:43

人在異鄉看到從家鄉來的神明,特別容易叫人興奮.尤其是曾經跟在祂的神轎之後隨香紀錄十幾天,做過全程紀錄,和鄉親有過革命情感的人和神.西螺福興宮太平媽.

 

2006年,我第一次與太平媽結緣,也是我第一次參與民俗記錄的學習.那時回鄉小住一段時間,找了一家地方求職報當了一名特約記者.第一次以實地採訪和即時追蹤報導的方式,把民間信仰的〔遶境〕做了一次完整的報導.報紙一周兩次(或三次,不記得了),該年太平媽遶境時間長達十四天,加上啟駕前的活動,整個約近二十天,剛好讓我有機會將活動相片和文字整體搭配,書寫.

 

差不多兩周的時間,約四到六篇,幾乎都是我的版面.我是一個新人,完全不知要尊敬前輩,反正寫好就丟回公司,公司什麼時候刊出,其實我沒意見,但幾乎同步,遶境隊伍還在路上,有時是雨天踩過的足跡,還清晰可見於泥地之上,鄉親自然是興奮的.之後又接到公司指派要我採訪竹山城隍尊神遶境,兩天的活動,也是在最新鮮的時刻見報.後面的國際偶戲節,又是我的版面居多.那時有前輩曾跟我說,他用的相機沒我好,公司以後都會用我的報導.我記得回答他說,不會的啦,我也不想那樣.後來我在其他場合聽到學員問我,是不是去佔人家的工作機會,我聽到之後沒繼續發問,也沒解釋,寫了辭職書,把記者證剪下照片交回公司.

 

本來想做一系列雲林古廟的報導,最後只報導兩期,麥寮拱範宮和土庫順天宮,後來就沒為那家報紙再寫任何報導.

 

我只知道寫,用生命和感情在寫.雖不言爭,但有征伐的氣勢存在其中.後來深思才知道自己的侵略性真的不弱,慢慢的我開始學習把自己隱藏起來.這裡邊的成長,有些是媽祖教我的.

 

和太平媽一起走過的路,還記得;跟鄉親一起吃飯,一同走路,吹同樣的風,曬同樣的日頭.自然在鄉親來到台北時,會想去看看他們,看看太平媽.想念家鄉的媽祖,去拜媽祖,不需要為自己找理由.

 

 

這種轎頂的高錢,在南部才看得到.

 

熟悉的顏色是太平媽的工作人員,也是祂的子民.


最前面這尊就是西螺太平媽.

 


粉紅色衣服的是鄉親.


西螺福興宮太平媽的轎燈.

 


恭接西螺福興宮太平媽聖駕.


熟悉的臉孔,熟悉的鄉音.


三輪車開路鼓.


執士團,每個都是人間媽祖.

人間媽祖,我第一次使用於螺陽迎太平當年的記錄影片腳本上.


西螺福興宮鑾駕執士牌.


連背影也是熟悉的.

 


神轎用扛的才能讓民眾躦轎腳.

用推的,底盤太低,沒辦法躦轎腳.

主持人姚舜接著說:我還四輪傳動咧.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