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分類:搶救文化古蹟事件簿

2010/06/17 23:11 

剛剛看了網站來訪資料統計發現,查詢雲林縣文化處新處長的名字的人,竟然有二十四筆。這還不包括以李明岳先生個人名字查詢的算在裡面。就算以前幾則大事件發生後,被新聞報導出來所發佈的文章,如真一寺、拱範宮、張慶興堂、虎尾糖廠宿舍暗夜惡火等等,也沒這種情形。若把所有查詢李明岳先生的網路點關總人數來看,應不止這個數字的幾百倍,而被轉到戲古達人部落的就有二十幾筆。

 

喜開郎於是歸納一個結論;昨天才上傳的文章,因為新的文化處長李明岳先生,一天之間湧進來那麼多的查詢連結,表示有一個可能,就是對雲林縣的文化建設,還是有很多人在默默地關心。

 

惡地難以長出青草,長久以來靠農夫漁人撐起一片天的雲林縣,所擁有的不是富足和繁榮,也不是文化底蘊的豐美。在這塊土地上最能讓我等異鄉遊子引以為傲的,其實是那份直率和農人單純又知足的自在。可是當一群原本只知天地和鋤頭及西北雨的農夫漁人碰到阿堵物的時候,你能想像看天吃飯的桃花源人會有什麼反應。又假設那些自以為是救世主拿著花花綠綠的鈔票,在他們眼前晃動,告訴他們不必那麼辛苦了,只要把牆角那方不起眼的石磨給他,立刻可以換到一家溫飽。輪人不輪陣,台灣人〔愛錢驚死顧面子〕,這句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日本人講過了。隔壁村的什麼宮、什麼廟,蓋得多大多美啊,我們這間烏黑破敗,花一點錢,人家就幫我們蓋一間大的。還有,還有,人家還會替咱處理那些〔拆下來的垃圾〕。

 

古早先人知道一磚一瓦都來自鄉民和十方善信血汗,他們惜物,知道先人的心血都在那些烏黑的構件裡面;能用就留下來。所以今天我們還能看得到幾塊清朝的老石碑,幾根清代的舊石柱被放在日治時期或二次戰後初期翻修的古廟裡。

 

1990年代以後出現的〔華麗的大廟〕,這種惜物的情形不再出現,古物件置入新建築,被當成落後的象徵,我們在鄉間或小鎮的〔某宮某廟〕庭前屋後,可以看到躺在樹下廊腳的老石柱在那裡嘆息,至於還沒拆掉重蓋的老廟,有的可能已經在排隊,這讓我輩中人看在眼裡有時著實會讓人睡不著覺。

 

也許這個功課太大,也許這個擔子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扛得起來的。認真又仔細想想,我們好像在做〔搶救古早仁風義擧〕的大工程?〔保留老建築,能夠讓一座城市因而偉大〕、〔保存一個可以讓阿公講古的老廟〕、〔搶救一棟歷史建築,讓地方有個可以和後人說往事的空間〕.......。這些,哪件不是大大大大的文化建設和教育工程。而你我恐怕連三餐都不容易溫飽的人啊!我們用什麼臉面,教育人家以用文化為地方或鄉鎮行銷家鄉?連自己都養不活的人,有什麼臉去教人家用文化繁榮家鄉?

 

可是,咱們這群人就是痴呵!飯,不必吃到飽,那些老房子不能任人隨意破壞。衣服可以舊,可以跟不上流行,但是老房子最好能留下來。該講的話一句也沒少過,或許我等在某些人的眼中,是一群讓他們〔又愛又恨〕小蜜蜂。

 

雲林縣文化處長李明岳先生剛上任,從那麼多的查詢數字看來,應該有很多人對他有很大的期待吧。說百廢待舉有些超過,至少雲林縣〔從沒有文學獎到今天連年舉辦〕,那也是經過多少人的努力才有的成績。不管文化中心到文化局處的名字怎麼變,我想雲林縣的文化建設已經有了開始。

 

一人難挑天下事,光是一個人沒辦法做出大事業。新的文化處長剛剛走馬上任,有很多東西需要重新認識,比如新同事,比如不同角度所感受的不同的思考和想法,諸如此類都需要時間去觀察、消化。你我就不必急於一時,不用短時間就要看到成績。你我且耐心等著,給新人時間,相信他會做出一番大事來的。在此同時,我們也希望與之同事的先生小姐和各大小幹部們,能用心協助,讓新處長做出更多的事來。有頭沒腳也是做不來,你說是嗎?

 

真心祝福雲林縣文化處處長李明岳先生,真心祝福雲林縣,祝福這塊土地。

                                 2010/06/17喜開郎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搶救文化古蹟事件簿

2010/06/16 14:40

給雲林縣新文化處處長的一封公開信 

前言:所有的一切,都從了解開始的,重做建物歷史的調查,有其必要,最好是鄉親直接參與。我們當時的口號是,〔不用抗爭,我們用掌聲榮耀家鄉〕。 

列入古蹟保護了,但是...... 

雲林縣文化處〔曾經是文化局〕剛上任的新處長,李明岳先生。根據新聞報導,台大碩士,曾在行政院擔任十職等參議。去年回鄉接下家族事業,從學徒當起,送瓦斯。 

李先生,現年三十七歲;從去年開始為家鄉偏遠地區的小朋友募集童書,原本默默無聞的李明岳,一夕之間變成家喻戶曉的人物,媒體爭相報導。善事善行好久少見於新聞報紙,如今,被雲林縣長蘇治芬女士聘任為文化處處長。報導上說昨天才上任。 

我跟李明岳先生不認識,但從報導得知,他有悲天憫人的心腸,且身體力行。他對兒童教育之於民族的重要性,有其深遠刻的了解和體會。相信他對文化古蹟應該也有一定的了解和作法。 

原本想要直接寫信給李明岳先生(對不起,不好意思稱其官銜)的,後來想想,那些公家機關的信箱不一定是他本人第一個打開的(這麼說,讓人感覺,好像喜開郎打算告狀似,其實不是這樣。);我只是想把雲林一些比較有意思的東西,和李先生做個交流而已。說真的,我不曉得在一個文化歷史被長期冷漠、忽略的地方,忽然之間來了一個熱血的文化知青,能不能有所做為。他,李明岳先生能撐多久,他能幫民選縣長做出多少政績出來?能替這個被稱為文化沙漠的縣份,做出多少文化建設來。 

這不是在澆李先生冰水,我們從二三小事的過程中走來,若有所感。吏治態度有時是決定施政成果,而且與民選的為官者難拆關係。 

俗話說〔換頭家又不是換辛勞〕(換老闆又不是換員工的意思)。在台灣,某些地方長久以來的公務人員習氣,連欽差大人〔監察院的諸位官員們〕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這時候如果有人自動對號入座,我不勉強,但不是空穴來風。因此,建議〔新官〕,請往下看......) 

在這裡要請注意一事,建議新官上任暫熄那三把火;若是你對一個新的環境還不熟悉,請你先把火熄掉,以三個月為期冷靜觀察,等到對所有人等和民情都熟了以後,再說。相信你那時那三把火也不見了,但是卻能提出一些很好的方法,為〔這塊土地做事〕,你的部屬們可能一個也不必動到,但你可能會幫助他們〔成長〕,古人都說了,身在公門好修行,我想應該是這個意思。 

這個時候,喜開郎建議你走入民間。雲林有二十個鄉鎮,自古以來,雲林就是個多種族群混居的社會,有漳州人、泉州人、客家人和原住民及各種人。今天最小的行政單位是里,里下有村莊,仔細的看,細細的分,每個里有自己的傳統;像歲時節慶,每個村莊有自己的信仰和所供奉的神明。公神可能沒有廟,但有莊民崇信的神明敬謹虔誠,且馬虎不得。而地方公廟則是數個里的里民共同信仰中心。平時少見人氣(除了北港朝天宮以外),但是到了生日千秋的時刻,幾百輪大巴士進進出出,就知道那裡邊有多少選票等待開發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和回教一樣要保護。 

百姓心中要的是什麼?廟、神明都重要。但是古蹟,在鄉人心中可能只是一個束縛而已。鄉人和主事者不了解,該由誰去向他們解說呢?這個請李明岳先生思考一下。民間信仰和傳統建築被少數人給冷處理了。 

這幾年來,一句〔有座古蹟可以讓一座城市因而偉大〕偶而在耳中聽到。但古蹟的列入與後續的關懷問題,卻少讓人產生連結。文化局處單位對古蹟應有監督和輔導,我們只看到冷漠。應付。我們很少聽到,職是人員主動前往關懷,我們很少聽到職是人員和鄉人閒聊,聽聽這塊土地的心聲。(也許是沒見報導而誤會了,若有請提出,喜開郎會更正,並致歉意。) 

我知道,有些地方的角頭廟有意向〔主管單位〕申請,將老廟提列為古蹟。 

古蹟列管,應是一種榮耀,而非向政府單位要錢的支領單。被列入古蹟的民間財產,個人視為〔那是一張可以驕傲的認證〕也是〔值得鄉人向外地遊客〕彰顯的招牌。但那招牌需要不時擦拭,如廟方歷史的觀光折頁,如解說告示牌的設立,如配合觀光文化活動的宣傳;如環境的維護等等。有些是廟方〔或財產所有權人〕該做的,有些則是官方要為民服務。官方有文化預算可以編列,這從每年新增的地方文宣品和書籍揣測的結論。 

縣境內,有哪些值得保存的老建築,或是某個時代留下的歷史〔見證建物〕。這些,坐在辦公室的人們,可以主動去看,不必等到有人通報才做。(話說回來,多少座被人通報的案子有完美的結局?) 

我知道這些話不能不講。 

所以,今天我要建議新官,在初入新環境,暫熄三把火。你可以只帶隨身袐書,兩個人就輕車簡便走到小鄉小鎮,不必通報里長、村長,直接踏入廟裡,去看看,去聽聽,甚至於不必亮明片露官名。一天跑一個鄉鎮,一個月,應該可以走完二十個。當然,事前該向你的主管報備,不然有人要找你申訴,找不到人時,被告上一狀,恐怕就不太妙了。 

李先生,如果你對在下所說的這些,覺得有點意思,請你在畫面左邊格子裡找到〔雲林找古廟〕按進去看看,也許,對這個歷代文化局處主管最頭痛的問題,會有些初步的,了解。 

2010/06/16端午節,農曆五月初五日,五日節。 

(註:李先生居住的鄉鎮就是外人口中所謂的偏遠地區,我的家鄉其實也是,因為現在除了台北地區,其他的,都市人統稱為〔偏遠地區〕,但我知道很多自以為是都會人的,其實都是從〔偏遠地區〕來的。)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對他會有很深的期許。 

可是,從我對家鄉的了解,〔文化事業〕想在雲林地區〔做出好成績〕,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我想李先生應該比我更了解。

 

==========================================

 

〔2010/06/17有網友回應本文:看到您部落格給新處長的一封信,雖然我不是雲林人,但是心有戚戚焉,希望新處長上任後,雲林縣的文化可以往前進,即使是慢慢地。〕(喜開郎註2010/06/17晚間七點十二分。)

 
2013/12/20後記:又過了三年,或許吧,今天已經沒那個衝動再寫這種信了.當一個人把事情看的越明白,就會越膽小.也許,真的沒那種熱情再幹同樣的事,說同樣的話.如果還有~旁人應該把他送去打針,以免製造社會問題才算上策.不然,可能你也跟他一樣,無藥可救了.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