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4/22 22:20

大甲媽到虎尾?這句話在以前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話,原因無他,早期大甲媽祖到北港(二十年前因故改到新港)只從虎尾邊邊的小村經過,從沒進入虎尾街上。那時大甲媽到北港曾是回去謁祖進香,行程來回都有一定時間,有很濃的宗教神袐感在裡頭。何時啟程何時抵達,什麼時候合爐,什麼時候參與進香的香客一聲聲高呼〔婆阿,回來哦!〕在地的信徒一句句〔婆阿,留下來哦!〕然後大甲媽的神轎離開朝天宮往大甲回程前進。從什麼地方來,又踏上來時的道路回到大甲。最近的距離是直線,虎尾街從來不是停駐的驛站。後來,大甲媽改到嘉義新港,虎尾街,也不是必經的旅途。

 

童年,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到遠嫁西螺吳厝大姑姑家,大甲媽的印象是大姑媽忙碌的身影後面,藏了一根雞腿,在廚房的灶腳前偷偷塞給和他大兒子同年的娘家大哥的小孩。阿姑,這隻雞腿我不愛吃,我要喝汽水。來,彬仔,去綰汽水,兩個去廟口看戲。說完又開始忙著切菜煮〔妻操〕去了。大甲媽來到吳厝朝興宮的時刻,大都是半夜,進香的隊伍這時有點空檔可以休息,因為大甲媽會被村裡的壯丁和陣頭接手,開始巡視遶境在這個聚落的曲逕之間,然後進廟停轎讓沒時間參與接駕的善男信女們參拜。常常,我醒來的時候,大甲媽已經離開好久,正往下一站前進了。香客,也一并暫時消失,必需等到回程,大甲媽和眾多的香客才會再度光臨吳厝。那時,我在校舍,也可能在老家的通舖上,夢中問起自己,為什麼不敢吃姑姑給的那隻雞腿?

 

大甲媽改到新港進香〔會香〕,〔參香〕;名稱到現在還有不同的版本;不管哪一種,對每年跟著大甲媽腳步行止的香客,以及大轎邊一張張香案後面拿香參拜的弟子信女們,都無關緊要。他們知道媽祖不會和那些人計較,大甲媽會保佑大家,合境平安,閤家平安。到今天也二十年了,但大甲媽到虎尾街上遶境,不過是這六七年來的事,尤其今年第八年,大甲媽首次在白天抵達虎尾,讓更多人可以向大甲媽祈求平安。可是今年,家母一早就和村子裡的人一起出門準備迎接大甲媽祖卻與大甲媽錯身而過,大甲媽沒和家母會面。當我在虎尾新吉里追上大甲媽,靠近大甲媽大轎之前一百公尺之內,忽然有股很激動的情緒自心中翻滾,數次,幾乎難以控制。我也沒有鑽到轎腳,但拿到了壓轎金,放在媽媽的安全帽下,然後北上工作。昨天晚上得知母親錯過與大甲媽見面的機會,又聽到母親喉嚨沙啞的嗓音,一時無言以對。

 

大甲媽到虎尾,對虎尾街上與臨近村落的鄉親來說,是件大事,好事。虎尾天后宮管委會和地方鄉紳等人齊心,才讓大甲媽長久以來的旅程有了些許改變。也是虎尾人的熱情,讓廣大的香客們以及大甲鎮瀾宮董監事們感動。虎尾天后宮管委會體恤信徒們這些年來,為了接大甲媽聖駕,半夜或整夜沒睡,張羅饍食和休息的場地,無私無怨,全心為聖母廣大善信效勞,主動向大甲鎮瀾宮董監事會參詳,能否把去程入虎尾的行程,改在回程?讓晚上變白天,讓停駕的時間多一點點,如此,讓更多人可以向大甲媽表達一份敬心。或許是虎尾弟子無求無私,讓大甲媽感動,大甲鎮瀾宮董監事會幾經評估,終於定案,今年,大甲媽在早上六點左右進入虎尾鎮街上。

 

雲林出流氓,我說:〔台灣也出流氓〕。可是,我說媽祖也有神通治流氓。搶轎,或許我沒親眼看到,我要說,那個或許有點誇大。當庶民百姓面對壓霸的官僚之時,再古意的老百姓也會變成流氓。媽祖對那些壓霸的官僚,相信祂也有辦法讓他們變成善良的百姓。在虎尾地區的換手接駕,我看到接駕的虎尾人的禮貌,以及被換下來暫時休息的轎班人員,臉上那抹笑容在朝陽裡燦爛著。

 

經過了一天,晚上再與母親通電話,老人家的聲音好了一些,我沒問他,有沒有拿大甲媽的壓轎金化在碗裡沖熱水配著藥喝。

 

 

 

虎尾街上迎接大甲媽的彩樓,由珠友建設董事長林文生敬獻。

 

 


 

大甲媽的先鋒部隊在前一夜就已經抵達了。

 

 

 

虎尾鎮新吉里金府千歲廟前,盛況。

 


 

 

 

接駕,轎班換手。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4/18 23:01

常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心裡有股莫名的感動從心中浮起。可是,在按下快門之前,會先四下觀望,隨意看、隨意聽;用傾聽的態度,感受這塊土地所能感覺出來的,溫度。是保守封閉,或是疏離冷漠,或是熱情客套。這些有時是風土民情,有時是某個時期特有的,姿態。一般而言,所看到的,都是平靜舒緩的。

 

這兩年我特別喜歡跑那些不被媒體追逐的聚落廟會,這類廟會對我這種行動稍欠靈活的人來說,提供一個比較安全的拍攝環境。這類型的廟會也提供我一個更接近土地,更親近人與人之間那種未經層層包裝的民俗活動。當我看到那堆烤得火紅的木炭,檀香貢末灑上立刻化成烈焰,被一群人赤腳踩過,兩次或三次。魷魚乾放上立刻變成烤魷魚,參與過火的人們,在犒賞兵將送完神後,又隱身變成一般百姓,個個士農工商過自己的生活。

 

去年,農曆九月九日新莊保元宮中壇元帥聖誕千秋,我第一次記錄小法仔科儀的過火,那時的感覺頗有大開眼界的味道。而今天三月初三,也是農曆。新莊中港厝福德祠玄天上帝聖誕的弄過火,就讓我有更深的感觸。之於前次的拍攝,今番我大約能夠掌握儀式進行的步驟,也比較容易接近過火的儀式拍攝。

 

基本上兩個地方過火儀式大致相同,經了解兩個地方都是同一個師父所傳,所不同的是主事的神明不同,一邊是中壇元帥,一邊則是玄天上帝。兩邊主祀的小法仔法師也不同,前面的小法仔法師所發出的聲勢較為溫和,後者以起手化炁則較為剛猛。但不管氣勢溫婉或剛猛,都有一股令人不可侵犯的魄勢。想想,來自六合之內的內外五營兵將,沒帶點剛烈之氣,如何驅動命彼等聽法旨行事。再說,若一座小山,可使落髮成灰,烤焦魷魚乾火炭堆,要保護一班人魚列通過。如果沒點神力,光是心中那股勇氣,恐怕不容易做到。

 

在儀式的過程,我約略聽出科儀中所吟唱的詞意,其中調請雪山童子和水德星君等等天兵神將,水火相剋,雪山降溫,五營護守整個壇場......,咒語大多白話,全用通用的台語吟唱,很有音樂感。雖然只有哪吒鼓,天尺和馬鑼三種法器(在這裡以法器稱之,若不正確還望前輩指教)。咚咚鏘鏘不斷,光是聽這些咒語,也夠讓人神領意會,彷彿聽一場古老的傳統曲調。兩場弄過火的小法科儀,我聽來好像同一組合唱團唱出來的。不論節拍或音調,好像都一樣。雖然有幾位在去年保元宮看過,據說是過來幫忙的,可是再合,也沒合到宛若專業藝師口中唱出的境界吧。也許,在民俗儀式裡,另一種難以言喻的力量。敬如在,敬如在。過火,不止是個人過火那麼簡單,他們身上都背負著〔合境平安〕的使命。難怪平時活潑好動的年輕人願意壓低身段,老人樂意循循善誘,把這項工作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在我按下快門那一刻,我常把眼前所進行的各項活動,科儀,當成是自家的事情。科儀或陣頭行進的方向,以及燒香祈福的每個香客,都是主角。而我,必需隱身,如果必要,我會放棄拍照的工作,用眼,耳,鼻,心,意,去記錄。因為,拍照,力求真,善,美。人物要真,出發點要善,拍出來的相片要美。可是,這類的相片,必需以主角為尊;香客拜拜時的虔誠但背景畫面卻不太好,但是如果叫他重來,那種感覺就沒有了。所以很多時候我只能等待。有些時候,我必需放棄。幸好,我還有一支筆。可以輔助行動的不便和過份的客氣。所以,那一刻我也身在其中。

 


 

新莊中港厝福德祠玄天上帝聖誕,弄過火。

 

 

 

進哦,進哦,進哦!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4/16 23:22

去年拍過保元宮弄過火之後,在年初又拍了淡水沙崙過火,沒想到原本快忘了新莊中港厝福德祠三月初三的〔弄過火〕在朋友提醒之下,又讓我有機會記錄拍攝。

今天照片先上,明天再來寫字。

相片未按時間流,明天會重整。(不好意思,今天忙,再等一下)。其他本篇相片請按

 

 

 

 

福德祠的主帥是玄天上帝,這尊土地公是來做客的。很有古味。石雕的。

 

 




 




 








 

阮个腳也是肉做的。準備中,靠近炭火堆的沙土還是很燙,趕快降個火氣。

 






 

 

民俗裡親切的一面,這烤魷魚很好吃,吃平安的。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聽!台灣廟宇說故事

2010/04/08 11:33
剪報提供,台北靈安社子弟吳柏勳先生。
 

這則新聞還是朋友通知的,自己沒看到新聞;本篇報導取自中時電子報,詳情請由下方標題連結進入。

圖片、木雕和彩給...樣樣驚奇 百廟說故事 郭喜斌歡喜出書

中國時報 

【林欣誼/台北報導】 

花費六、七年,走訪全台上百座廟宇,四十七歲的文史工作者郭喜斌完成《聽!台灣廟宇說故事》這本「廟宇工具書」。他挑選封神演義、三國演義、廿四孝等一三六則經典故事,以故事為綱,搭配各廟中具代表性的圖片、木雕和彩繪,帶領大家欣賞廟中的裝飾「戲文」。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雲林的郭喜斌,從踏進社會起就對廟宇著迷,「不管陰廟還是陽廟、拜的是菩薩還是玉皇大帝,在我眼裡都是一座充滿藝術的殿堂。」

     廿年前起,他拿起筆和相機紀錄人文史蹟,十多年前加入台北保安宮的解說義工。近年他除了兼任導遊,其餘時間都投入廟宇訪查的工作。

     他笑說,他每到一間廟至少待一個鐘頭,而且每次造訪感覺都不同。不過,因為家鄉地緣,雲林、嘉義一帶廟宇是他走得最勤的區域,虎尾的德興宮、土庫的順天宮,都有他的童年回憶。

     郭喜斌過去曾與人合著過《拱範宮傳統建築藝術》等廟宇專書,《聽!台灣廟宇說故事》是他第一部正式出版的作品。他表示,廟的欣賞可從結構、從歷史、從裝飾花紋等角度切入。每間廟的結構差不多,紋飾卻有很多細膩可愛的地方,從細節還能反映出匠師的「心理狀態」,因此最吸引他。

     他舉例,例如台北保安宮一進門的三川殿,左右側木雕邀請兩隊匠師「對場」(又稱「拚場」)競技。仔細一看,可見到一邊的師傅偷偷在紋飾中刻了一句話:「好功手不補接,真手藝無更改。」這可是直接「嗆聲」呢!

     雲林麥寮另一座廟,則有件彩繪作品的角落畫了一個大人在吹氣球,底下有個小孩拿竹竿戳氣球。他津津樂道地說:「這就是匠師在暗示拚場的對手,不要吹牛!」

     為了寫作,郭喜斌早就把《封神演義》、《七俠五義》、《世說新語》等古典作品翻透,有時也會根據角色、關鍵字上網查詢,一一找到廟中每幅彩繪或雕刻的故事內容。

     完成這部曠時費日的工具書後,他卻一點也沒有「了一樁心事」的感覺,因為全台廟宇數量驚人,沒走過的還很多。

     未來他還想繼續出續集,納入沒被介紹到的廟宇,或從其他角度切入的廟宇,郭喜斌說:「能發揮的東西還很多!」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5130244x112010040600336,00.html

 

 

 

 

感謝中國時報林欣誼小姐採訪報導,讓我又找到好幾個老同學。喜開郎,雲林人,虎尾出生。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聽!台灣廟宇說故事

2010/04/08 00:19

終於有機會還願。雲林2010兒童節活動。

廟宇導覽之土庫順天宮,麥寮拱範宮。

本文導覽活動相片由曹先生和sunny網友提供。在此向兩位道謝。

 

這個願許得曲折。彼時我與伙伴為了調查、拍攝拱範宮建築,要將麥寮媽殿宇建築藝術之美,經由出版向外宣傳,凝聚鄉親對媽祖廟的向心力。當時我們不敢聲張,所有動作必需低調。我們擔心,萬一〔被發現〕我們為廟宇保存在努力,怕會引來反效果。然而廟宇拍攝工程並不是十天半個月就可完成,有時一拍就是一個禮拜,鄉親常常看到我們在廟裡張燈拍照,久了都曉得有這個拍照的工作小組。在那樣的環境下,或許是媽祖給的靈感,我們告訴鄉親,有一天我要把拱範宮的美透過相片告訴大家。

 

後來的事大家曉得了,拱範宮管委會臨時會議擦槍走火,原本要修屋頂的提議,變成屋頂要昇高三尺,準備拆八卦藻井。此事被新聞報導出來,引發外界一連串聲援及搶救運動。麥寮鄉公所留言版,民間自發性替拱範宮成立的部落格留言版,縣政府留言版,只要有版,就有聲援批評的聲音。終於皇天保佑,媽祖靈感,古蹟審查通過,六月份公告,將拱範宮列入雲林縣縣定古蹟,但是公告範圍卻只有三川殿和正殿,後殿及左右殿都不在保護範疇。鄉親幾多研究,具文向主管單位申請擴大面積,最後,在十二月份追加後殿和左右殿,拱範宮這才完整被保留下來。

 

有很多事情凡人不知神意,時候未到只能被考驗著,2007民國九十六年雨特別多,屋頂破了,雨水如洪擠破七八十年的老黑瓦,媒體大勢報導拱範宮麥寮媽住破屋的消息,那陣子很多聲音(新聞報導偏向這個)都朝向可憐媽祖被雨淋的困境。我人在異鄉,看到這些新聞報導,明知道有人在操縱,卻無能為力替媽祖發聲。很多人都明白,該搭假設工程暫時讓媽祖不要被雨淋,該著手進行古蹟全面調查、構件測檢,修復計劃書的提出等等等事宜的工作,都沒看到。後來,假設工程鐡皮屋搭起來了,一直到今天。2010四月。四年過去了。那張拱範宮爭取國定古蹟的觀光路標指示牌,還在馬路上替這塊土地及媽祖的信徒們,向來往的車輛說:對不起!

 

2010三月底某一天,接到土庫順天宮廟方人員的電話,找我四月三、四、五日回土庫順天宮導覽,聽說是縣政府辦的兒童節活動。但清明在即,五日肯定得婉拒,四日,我想應該請更靠近媽祖的前輩介紹才對。我接下四月三日那天四場的導覽任務。當天受到順天宮管委會謝主委垂青,為委員監事們及鄉親做了一場〔成人〕的藝術導覽,在將近結束一刻,接到住在台灣南部的南部,石雕師父蔣九的孫子蔣明定先生,託人送來讚助喜開郎光采的〔聽!台灣廟宇說故事〕一箱的書。該場解說完後,借花獻佛,轉贈主委一本。之後下午場次又辦了兩場半。當天來順天宮的兒童很多,有的只是來蓋紀念章,但經由說明活動形式,及蔣先生提供的獎品為誘因之下,留下來聽的人數及反應超過想像。

 

我的方法是,請小朋友跟著聽故事三十分鐘,全程參與的可在媽祖面前由小朋友自己報上姓名,請媽祖婆選出最認真的小朋友,獲得。我記得最高的聖杯是十四杯。小朋友玩得快樂,大人看了開心。幫忙記錄的家長在事後,喜開郎幾經考量,也贈書答謝,每本書裡全都寫上讚助者蔣明定先生的大名。並由喜開郎練習寫字,簽名。到了傍晚手邊已剩一本,我不知道最後這本將送給哪位。但我小心收著。晚上,一直想麥寮拱範宮也是此次兒童節配合的景點之一,不知道那邊是否也像土庫順天宮這邊好玩。(想像我也是小孩子)剛好好友來了簡訊,讓我鼓起勇氣,決定。明天要走一趟麥寮拱範宮。(我想還願。)

 

四月四號,我向媽祖燒了香,在廟裡走了一圈,沒有人在導覽。蓋紀念章的地方有一個縣府駐點服務人員。問了,何時有導覽,答了,小朋友在旁邊舊農會辦公室看影片。多媒體播放室裡約十幾個小朋友在看電影。經由服務人員引見,與配合團隊打了招呼,表明〔還願〕的心意。

 

我像張了破網的小漁夫,在蓋紀念章的桌子前擺上書。說明遊戲方法,一個,兩個,三五個,六七個。十點多開始三川殿開講。抬頭見福,五福臨門,西遊記,石雕匠師與楊是命老先生當年的忘年之交。對場故事.......半個多小時後,該是選出〔最認真小朋友〕的時候,同樣教小朋友卜筶的方式,請家長幫忙寫名字計杯數。這場最高杯的竟然出現兩位,只好讓他們PK。因為書只剩一本,幫忙的家長在我匆忙之下,本來帶著的小紀念品也沒找到,只送了張(名片)。算一算,小朋友十四位,加上家長超過二十名聽我講了三十多分鐘。

 

兩場都有這種情形,或許是鄉村所在,民風保守,大家都很客氣。偶而會聽到〔他們沒時間,他們沒有興趣啦!〕,偏偏喜開郎很多事情都有〔沒試看看,怎麼知道〕。在沒行動之前,永遠不會道會有什麼結果,〔把事情以十分的目標去做,就算結局只有七八分,也算成功。〕這句話是前總幹事說的。我永遠記得。

 

有些地方會因為時事變遷,讓人不想接近。原來我也是這種個性。幾經試鍊之後,我想到曾是我支持擁護的人,如今在他身邊的人做出與我行事風格不同的事情,若我因此就不再接近、探望,那麼,我支持愛護的人被欺負了,卻沒有人可以為他說一句公道話,這樣他會不會很無助。(說這話時,又想起我已經仙逝的阿嬤。)就算是看看老人家好了。有空,三不五時回去看一下,看看我們的序大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吃飽,穿好。

 

 

 

土庫順天宮廟口講古。

 

 

 

介紹蔣九的龍柱作品。

 



 

喜開郎已經忘了說什麼了,笑得嘴巴開那麼大,像開口的獅子,在吸香煙。

 

 


 

柱子後面有一個先生笑得很開心。當天阿九師的女兒家人也到場欣賞作品。

 

 


 

這龍柱正是蔣九的作品。

 




 

龍柱上面的啍哈二將顯神通。虎邊的。蔣九作品。

 

 


 

李哪吒蓮花化身後,才有的風火輪和火尖槍。蔣九作品。

 

 


 

蔣九龍柱上的準提道人現三頭十八臂,騎孔雀,頭上有三顆舍利子哦。

龍邊龍柱上方逆光處。蔣九作品。

 


 

李哪吒鬧東海的造型,偶穿日本的丁字褲。蔣九作品。

 


 

 

教小朋友卜筶,哪個小朋友最認真,媽祖最了解,由小朋友自己卜筶,聖杯最高者得到〔聽!台灣說故事〕。內頁,由喜開郎寫上讚助者與匠師的關係,由喜開郎簽名。幫忙記杯數的家長,由喜開郎決定,贈書。同樣寫上前述文字,紀念。

 

 

 

以上是雲林縣土庫鎮順天宮,小朋友跪著請媽祖欽點,沒有聖杯的,我們就說,平安,媽祖保佑會讀冊。

 

 

 

家長曹先生拍攝,提供。(終於敢正面看自己了。

 

 


 

以上為四月四日兒童節,麥寮唯一一場個人導覽,當天有石雕匠師蔣九的孫子蔣明定先生讚助,拙作〔聽!台灣廟宇說故事〕給小朋友當獎品。石雕,蔣九作品。

 

 

 

雲林,不是文化沙漠,縣內的小朋友和家長們,對家鄉文化古蹟都很熱情。相信這些小朋友長大以後,能夠很有自信的告訴他的同學,朋友,同事說,我的家鄉有座古蹟,叫拱範宮。叫順天宮。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4/02 01:17
姑婆祖本來也是住在爐主家的。在我小時候,都是到爐主家去燒香拜拜的,好像後來才出現另外找一塊空地,搭起紅壇的方式供奉。

 

有很多東西會隨著時代腳步,似有若無的被改變,一兩年看不出來,但經由長時間觀察記錄,就能發現變化。比如,姑婆祖在我開始留意家鄉信仰,拿起相機和筆開始記錄之時,每年過爐日,都不一樣(當然現在也是不一樣)。我的意思是,姑婆祖的過爐日不像近幾年都在周六日。據說是農曆四月初十到十五日當中請示姑婆祖,由姑婆祖選一天。有時〔剛好〕選中周、六日,上班族不必特別請假。後來,聽說有人建議,非假日人潮較少,比較不熱鬧。提議,專挑四月初十到十五之間的周六日給姑婆祖選,據說那時還有前後各一日的退路供神明擇取一天做過爐日。比如周六和周日,如果神明都沒示意,就會有往前,周五或往後,周一的情形出現。

 

因此連著幾年來,大都是周、六日較多。至於去年過爐日的產生就有一個傳聞,事後也沒去查證,聽說去年的過爐日並沒有經過神明卜筶同意。這事我沒親眼目睹,不敢亂講。但今年去看了請示過爐日的筶杯的儀式。我看到了某些特殊的情況,這事現場好像有人提出來,但後來,不了了之。

 

今年,在請示姑婆祖之前,祀典委員會和眾人向神明上香稟奏,欲向姑婆祖請示過爐日,祈求姑婆祖神威顯赫......等等。香過半响在會長高立筶杯紅台,司儀是這麼說的:今天請示過爐日的方式是在4/104/16日兩天請姑婆祖選一天,如果,兩天都沒有。我們等二十分鐘再向姑婆祖說詳細一點,然後再向姑婆祖請示一次(意思是,沒有要卜到有嗎?)姑婆祖沒讓司儀失望,第一次兩天都沒聖筶。在場信徒和爐主及信徒代表、會員等等個個面面相覷。司儀說再等二十分鐘。再來。這當中有人提出建議,但不被指導單位接受。二十分過去了,司儀請大家再次向姑婆祖敬香,先向外拜了三界公(有的講天公)再轉進裡面向正神敬香,前面講的疏文再唸一次。香又過了半响,會長又站上筶杯紅台,司儀又說:等一下我們卜杯請示的方式是這樣,同樣請姑婆祖從4/104/16兩天選一天,如果再沒有,將召開臨時會議研究解決的方案,在一周後或兩周後,再請示姑婆祖的過爐日。(當時心裡昇起一個想法:現在是怎樣了,假如我是神明,現在是要我一定按照你們的意思去做才對囉,不然還要麻煩大家再跑一趟嗎?作穡人,大家哪有閒陪你們做消遣。)四月初十,請姑婆祖賜杯,叩!沒杯,現場有人發出喘氣的聲音。四月十六日,請姑婆祖賜杯,叩!一杯。頓時歡聲如電動。四月十六日,再請姑婆祖賜杯。叩!沒杯。司儀的聲又從擴意機傳出:四月十六日,姑婆祖指示,為民國九十九年姑婆祖過爐日。現在接著請示姑婆祖,發炮時,六點,六點半,七點,三個時辰,請姑婆祖指示。六點,叩!叩!叩!三杯。六點半,沒杯。七點,叩叩叩叩,第五杯沒有。司儀的聲音聽來有點興奮了。發炮時,七點。哦!(不蓋你的,真的那種感觸超強烈的,姑婆祖勉強答應,選了四月十六日為過爐日,但發炮時,一下子就出來了,七點。)但有人說,剛剛沒拜三界公啦,所以姑婆祖才沒賜杯指示啦!(反正怎麼說都是人的意思,神明,只是一尊,木頭。)

 

人在做,天在看。是誰以人意強迫神意,大家看在眼裡。只是為了和諧,不敢讓姑婆祖看到祂的弟子吵吵鬧鬧。或沒禮數大小聲的對待客人,姑婆祖也會哭。

 

祂很有大家長像媽媽的心,小時候聽我老阿祖說,祂不忍心有些值年的庄頭較小〔擔當不起〕,沒能力負擔眾多隨香信徒旗腳的飯食,會在過爐那一天下雨,讓來的香客旗腳少一點。

 

近年來,聽說,姑婆祖受了委屈,沒人可講。本來不太相信這些神話的,但從今年看到的〔卜過爐日〕,我感覺,姑婆祖的委屈不是傳說。可是祂又不忍心責備那些〔橫逆〕之輩,看來,姑婆祖只能繼續替信徒擔這個重擔。唉!神也難為。 

 

情節不是想像,地點不是具實,若有雷同,只是神奇。要不要對號入座,任君自便。

留點餘德蔭後人吧。 

 

======================================

 

 

2010/04/08補記:

其實大家每年也是在期待神明能選在例假日,這樣大家就不必請假。只是,神明過爐要選日子,就像人要遷新居一樣,也要挑良辰吉時。為的,都是善信大德們〔合境平安〕。但是,人們,有時並不了解他們的用意。

 

〔如果真有吉凶之日〕信徒提供給神明挑選的日子不太美,有可能,神明就要要花更大的力氣幫人們,化解。(當神還真累。)再說,人跟神明講話的口氣,失了應有的尊重,〔我就是要這樣啦,不然就如何如何..否則,..〕我要說的不是有沒有挑要周六日,而是行為給人的觀感問題。

 

喜開郎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