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分類:搶救文化古蹟事件簿

2010/02/24 12:37

虎尾糖廠年前火警年後又燒 疑人為縱火居民心惶惶

 

NOWnews 更新日期:2010/02/24 10:05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雲林虎尾糖廠舊宿舍過年前才發生火警,沒想到,年假才一放完,馬上又熊熊燒起來,大火讓原本可列為文化古蹟的4間木造平房坍塌全毀。而接連的會警不只讓附近住戶心惶惶,也讓警方懷疑是有人蓄意縱火。 

(版主按:如果報導屬實,四棟都被燒了,那喜開郎得說明一下。其實四棟房子並不連在一塊,而是分立四個不同角落。若不是被人點火,或許只能猜測,可能有四個壞人或是四組〔萬惡罪魁惡貫滿〕,跑到宿舍裡面躲起來,被電公找到,發五雷收壞人,只是壞人沒被打到,波及這四棟宿舍。現場沒發現生物被燒成仙的遺物。)  

當消防隊趕到時,建於日據時期的木造平房已經被燒精光,但火場溫度高,濃煙還是不斷竄出,消防隊員拉起水線降溫,而令一旁老舊宿舍禁不起大火,鐵皮屋頂也紛紛塌陷。這火災現場位於雲林虎尾糖廠舊宿舍,只是,年前才燒過一次,沒想到年假才放完就又燒起來。  

由於糖廠舊宿舍是舊式日本房屋,最近幾年成為拍婚紗照的熱門景點,儘管年前才發生火警,還是有新人來取景,而4間木造平房有特色又有歷史,也是文化團體爭取希望保留的建築,但接連火警讓居民懷疑遭人蓄意縱火,認為該保留的東西不去徵收,算起來縣府或是中央要負很大的責任。(新聞來源:東森新聞) 

版主註:原來是一整片的宿舍群呢,(好像)前前雲林縣文化局長林日楊〔作家古蒙仁〕先生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補記:

真有城鄉差距,連駐地記者也如此,相信各大媒體在各縣市都有駐地記者,只是在〔普天同慶〕的時候,因人力資材有限無法面面具到。在新年春假期間,虎尾糖廠發生〔具有歷史價值建築〕疑被縱火一事,若在都會或台北市,肯定是頭版新聞,(當然如果是蔣中正行館被燒,連著兩三天都可能是頭版頭條)。只是在鄉下,光是各廟香油錢,光明燈太歲燈價格起降,都能上全國版加以討論數天且追著報導,但關於〔與糖廠體系相關,歷史建築事件〕少被報導看來,有點讓人感覺〔消息被封鎖了〕的味道。是不是有被刻竟封鎖,個人不於批評,只是,關於台灣產業文化地景被〔社會發展巨輪〕無情輾過,卻少人聞問,不知道這個國家還有什麼文化可言。連條狗出來朝高速列車吠幾聲發表一下看法,都沒有。

之前還以為只有一間被燒,剩三間。今天看到這則〔舊〕新聞,說是四棟,那就是糖宿舍最後的三棟半都完了。果真情況像報導的內容一樣,唉!該恭喜所有權人和雲林縣,終於可以開始建設了。讓糖都文化園區朝向下一個目標前進。

有當地網友見知,能否幫忙跑一趟證實一下,若方便請拍照上傳,讓大家知道宿舍還在不在? 2010/02/24喜開郎,午後。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搶救文化古蹟事件簿

2010/02/22 21:49

剛剛家鄉朋友來電,提到虎尾糖廠宿舍存留危機的問題。這個件事情在四年前就有人提起。當時宿舍群保留得還頗為完整。只因為無人居住沒有修繕,已呈現殘破欲頹的景像。今年春節利用機會出門放封,刻意再去轉了一圈。有些房子早被拆除,地已被整平種上波斯菊和天人菊,仔細算了一下,好像只剩三棟半。半棟?是的,只能算它半棟。因為那棟房子很明顯的,被火燒過。但棟架還在。有些屋瓦還勉強的掛在屋頂,不肯放棄它最後的尊嚴。這個宿舍區個人粗略計算了一下,應是這三四年來火燒最密集的地方。而且很利害,好像都沒燒到路邊的茄苳樹哦!很神吧。

 

前年和去年也去拜訪過這些宿舍群,那時還沒這麼,淒涼。今年,糖廠宿舍跟它兄弟台灣五分仔火車一樣,無言的,獨自面對冬雨的酷寒。看到這樣,不禁叫人替它的未來感到可憐,無依。不曉得它們,能不能撐到下一個過年。

 

這幾年來,雲林的老東西,都過得很〔落漆〕;先是虎尾的幽翠閣,接著又是斗六真一寺,然後呢!

 

一群沒有工錢的傻人,力氣微弱,再多一點壓力,恐怕就要跨了。過年看到糖廠宿合的景況,一時心也慌了,冷靜後想到的是--這群人的力氣不能夠一次用盡,萬一用完用盡了,下一個需要被保護的什麼,需要時,就真的沒救兵了。所以......。

 

然而,不提不說,並不保證事情不會繼續壞下去。比如,土庫街上供奉郭聖公的廟宇鳳山寺,原有古味的建築,在一個年之後,整間被移平了,半年多前,路過看到廟方貼出的公告是,整修。不知道連地都整平了的廟宇,整修之後會如何?

 

塗褲媽的龍虎護龍秀面,在去年也抹上泉州牌的化妝品,白白淨淨的像個剛出生的嬰兒。

 

前半段。

 

 

虎尾糖廠宿舍,轉黑白照,糖廠宿舍屬台糖財產,但不知道誰能決家它的未來。

 

以下引用雲林縣政府留言版留言兩則:

http://www.yunlin.gov.tw/guest2/index-1.asp?m=99&m1=7&m2=54&sid=11423

糖廠綠地古蹟

糖廠綠地古蹟、日式建築,近壹兩個月似有計畫一一燒毀,已波及周邊樹林,拜託手下留情,留給子孫哆點氧氣呼吸的空間,英明的政府多管管糖廠吧!(台灣沒有這種機構。版主按。

 

糖廠綠地古蹟

此等事情早已不是最近才這樣,早在民國89年就不斷在發生,基本上問題除了說出在台糖本身之外,問題的癥結是某些所謂號稱民代的東西不希望保存,找混混燒毀和破壞之外。最可惡的就是號稱最高學府的知識份子,從民國89年某天下午燒掉民主X路某棟木造宿舍,2006年近乎暑假時,又焚掉一棟,甚至刻意留系所學校,及個人姓名。.......。(摘錄)

 


 

台糖,正把台灣最有發展潛力的產業文化,丟棄,當垃圾般的請人丟棄。

 


 

公共的文化財,不是私有財產。

 

大家會去批評通化街上的芒果冰店因私人問題而停業,為什麼大眾媒體和這個社會,可以接受像台糖之類的企業,任意替百姓們決定先人所留下的歷史景觀建築的命運?

 

喜開郎寫在四十八歲生日之前一天。算是向年輕正式道別。明天起,偶的心,口能會變老哦!呵呵呵!剩一點年輕的盛氣,全都給雲林縣的和台糖的文化基因,當奠禮。2010/02/22

 

昨天發文後,半夜虎尾糖廠宿舍又發生火災了,追蹤這個報導後發現,原來在不到半年內,竟然在同一範圍同個區域,發生三次火災。如果告訴人家說完全是,意外。相信的人或許會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被人放符咒,或是已經犯了某種無藥可救的重病。2010/02/23午後。喜開郎。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2/20 14:08
搶頭香,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廟宇有這活動我不曉得。童年,只知道和大人吃過年夜飯,從阿嬤手中接過紅包;那時也不知道國語叫壓歲錢或叫壓年錢,只要紅包,紅包裡面錢越多越好。 

等到第二天醒來,主動把紅包,交到媽媽手中。紅色,一般都是紅色十元鈔票兩張。這時媽媽會塞個五元或幾個一元的銅板給我們兄弟,好在過年可以買幾個鞭炮玩玩。 

過年夜,大人會要我們兄弟早早睡覺,等翌日一大早從溫暖的被窩自動起床,等著看大人放的大龍炮。然後等天大亮出門到村子裡國小分校廣場和一堆小朋友玩,這幾天不用下田,放羊、牽牛吃草。(其實牛羊草料在過年前就準備好了。)偶而還可以試試手氣押寶,賭個小錢。大人不管,連警察也不會管。過年期間村人賭個小錢是一種過年的氣氛。如今,街上沒人賭博,連村子裡也沒有,年味也跟著不見了。回想那時,很少聽到有人賭到賣老婆或賣丈夫的,或許我村人膽子小些,不敢拿家產去賭;或許是我年紀小,聽不懂大人講的話。 

過年到廟裡燒香拜拜,那可要等到年紀稍微大一點之後,家裡叔叔、姑姑長大出外賺錢,不能在〔六房媽過爐〕時回來參加隨香,接送六房媽過爐,才會選在過年回家這幾天,相邀一起去六房媽爐主家,向整年保佑大家平安的六房媽和四大將公燒香答謝祂們。依近年家族年例,初一和家人出遊,順路也到斗南將軍崙六房媽紅壇拜拜,祈求一家平安,一年家運順遂。明年,六房媽輪值土庫股明年過年想要向祂拜年,就要到土庫紅壇了。今年的農曆四月份六房媽就會過爐到土庫(雲林縣的土庫鎮),有意參加這個盛會的朋友,可在此版留言,大家一起來幫六房媽讚聲勢,助六房媽光彩。本版會把六房媽過爐日期及時間地點公告,敬請多多留意本版消息。 

北港媽很靈驗,土庫媽的筶很定很準,虎尾德興宮大崙腳王爺池府很靈聖,我們都知道。但,新正到廟裡燒香,又是更後來幾年才有的家族行動。村民們非重大事件,是不隨便到廟裡打擾神明的。什麼才叫大事?比如,子嗣,晚輩婚姻,買田蓋房子,投資做生意或是求壽等等,才叫大事。至於男朋友愛不愛我?女朋友在哪裡?或者,這期樂透開幾號?這些小事大廟的神明是不會理你的。雞鴨五穀等事,村裡的土地公管的,找祂就行了,還不用添香油錢。 

〔新正要到廟裡搶頭香!〕在那個年頭如果說出這樣的話來,沒被長輩用〔煙吹〕敲頭算你好運。〔搶什麼搶,一堆人像乞食搶孤,連禮數都不懂,要神明保佑!?啍!先去跪在祖先牌位面前反省再來說話。〕老人家的煙吹都是銅做的,被敲到,很疼的。 

問我有沒有被敲過是吧!唉唷。可能剛剛亂說話,被敲了。 

年前和朋友一起到北港朝天宮訪友,閒聊當中友人提起朝天宮的〔插頭香〕一事。朋友說朝天宮除夕夜,會關龍虎門,約莫一個時辰後再開廟門,象徵迎新納福;幾時關,幾時開,都遵照媽祖指示,每年時間不一定相同。某年,有記者發稿以〔搶〕頭香當標題,廟方要求記者更正,沒獲得正面回應。之後,各地宮廟競相引用,發展至今。 

插頭香和搶頭香,兩者字義不同,有些宮廟不明其意,順風潮而起。有的還趁勢加碼,乾脆提供高額獎品廣邀記者發出英雄帖吸引人潮。這些年來每每看到〔搶頭香〕的新聞,只不過感覺上似乎媒體也不怎麼認同這樣的活動,認真閱讀箇中文字或鏡頭,好像貶意居多。比如,在某些新聞片段及攝影師鏡頭下搶頭香的那一瞬間的畫面中,我好像看到貔貅大軍持著刀槍大喊衝鋒,衝向端坐其上的聖母駕前。聖母用了一年的時間,代天宣揚慈悲教化萬民的努力,冰消眼前。叫人想不透,這些主其事者要把媽祖帶到哪裡才肯停手。 

媽祖慈悲,去年大年三十除夕夜,朋友請我幫忙紀錄〔虎尾天后宮〕新正迎福活動。吉時前,來到天后宮前,已有國樂團演奏,祥和之曲在冷風中陪伴等在廟埕的善男信女們。我從龍門潛入等待吉時。吉辰一到中門、龍、虎三門大開,等待的香客進廟前雙手高舉,摸著高掛的木炭和菜頭。〔恭賀新禧〕聲中,主任委員等在中門雙手奉上吉祥紅包分享聖母歡喜恩澤。香客依序入廟向玉二聖母參拜,賀新正、道恭禧,廟方準備紅圓讓大家吃甜甜好過年,又送給小朋友傳統燈籠。頓時,虎尾天后宮化成一座祥和殿宇。歡樂的笑聲,不分前後,這時,廟裡不分老少男女,都成為聖母的家人。

後註:關於頭香一事。好久好久以前,曾經過看一部演義小說,名為〔海公大紅袍〕,裡面主角海瑞字剛峰,進京赴考途中,寄宿一廟香房。海剛峰為人正派,不貪不取,自許日後為官定要清如水明如鏡,希望能得到神明保佑;他聽說,行端坐正,才有資格在廟裡上頭香。他每天都很早就起床梳洗,讀書。只是,他每次走進廟裡都發現,有人比他更早上過香了,但他看廟裡並沒有其他香客,也沒有廟祝,這讓他感到懷惑。有天他終於忍不住向神明說,我某某自信心誠意正,想幫某某神明上柱頭香。不知道是不是哪裡做不好,不然怎麼不能如願。這日神差見知海剛峰的請求,上奏給主神決判,主神說:他好久不見有行止端正的人了,海瑞果真像他所說的不貪不取?好,神差聽令,近日跟在他的身邊,十二個時辰不分日夜,觀察他一行一言,如有違逆天地諸事,不論大小,當下請動〔五雷〕將他勾到陰曹聽判。如果他真是一個好人,賞他翌日一柱頭香,助他聲威。 

這日海剛峰路過一處荒地,口中飢渴,遠望無村無舍,又前無河流後無泉水。又走了一個時辰看到前面一畂瓜園,想買瓜止渴,誰知四下無人,一時無策。海剛峰四下大喊,無人回應。海剛峰彎腰選了個適中的瓜果摘下,這時天空竟起了個旱天雷從遠方而來。海剛峰摘下果後,又放到地上,自腰包摸出了幾紋錢用稻草串起綁在瓜藤後,才拿起瓜果吃了起來。神差看到整個過程,稟告神明,神明知他不欺暗室,許他一柱頭香。果然,海剛峰第二天起了大早,來到正殿,只見燭光晃晃,檀香裊裊,他整了衣冠點燃清香,向主神上了他一生中第一柱〔頭香〕。 

文中雖然也是廟中某天的頭香,但經過原作者鋪陳,將頭香許給正直的人。文章是我二十幾年前看的了,有些細節也忘了,有與趣的朋友可以找原文作品閱讀。本書另有海公小紅袍,為之續集。 

今年舉辦福虎迎春富滿年新春系列活動的拱範宮媽祖廟,前天深夜十一時二十分許先開廟門搶頭香,前晚間八時起上千位信徒在與家人共進團圓飯圍爐後湧進拱範宮廟前廣場持香等待,縣議員林建鴻與麥寮鄉代陳志賢等及多位村長均到場參與、海巡署四二大隊弟兄等均到場參與,吉時一到廟門一開啟信眾就蜂擁衝入直奔大香爐插上頭香為來年求好彩頭,將廟爐香灰插得飛奔噴四散,今年因人潮太多,就連廟門也被擠掉,搶得插頭香者為台北縣樹林謝仲志獲得廟方主委許忠富致贈媽祖交趾陶祥龍金盤時,立即響起熱烈掌聲。

誠心呼籲:拱範宮是列管古蹟,請大家多多關照愛護,莫要辜負歷代先人的苦心;集腋成裘的公廟,不該出現一點點人為的損壞。整修,花得都是信徒和媽祖的血汗錢。2010/02/25。

事後經版主私下訪查得到的〔可能的真相〕是,我們這些真心在關懷文化古蹟的熱情,被消費了。那是搶版面的劇情。2010/03/07。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10/02/18 20:52

往年在正月初五日我大概都會到三峽去看賽豬公,然後初六再去聽北管。但是從去年的元宵參與家鄉村子裡三乃夫人聖誕千秋安營之後,我有了不同的思考。

 

聚落裡一年一度的開正安營,關乎整村一年平安與否,這等重要的事務每個參與其事的村民無不虔敬謹慎,就怕哪個環節出了差錯影響全村的福祉。因此,這等大事誰都不敢怠忽輕漫。

 

民俗觀光化,我不想批評,但這些年來的觀察發現,有些民俗文化經由媒體及所謂的官方,過度包裝之後,已經發展成另類的民俗形式(實際上那一點都不是民俗)。好,或者不好,也許沒有標準答案。但我想尋找的是,比較接近土地的那一面,那份真與誠,才是我想要追求的。

 

去年,在興直堡文史工作會的引領之下,有幸參與紀錄新莊保元宮過火。在那一場過火,我再度發現屬於這塊土地的民俗之美,之真,之善。聽興直堡文史工作會伙伴說,淡水沙崙在每年正月初五也有(類似)的過火儀式。

 

今年本來想要利用過年,大家返鄉的機會,走訪被我收錄於〔聽!台灣廟宇說故事〕這本書的各大廟宇和鄉親分享這份喜悅。但是,因為我的機車沒寄回家,沒辦法到處趴趴走,只好提前回台北。因此,才能夠參加這次淡水沙崙過火儀式的拍攝、紀錄。

 

淡水沙崙,中法戰爭法國軍隊登陸地點。離淡水老街有段距離,供奉清水祖師。每年年初六千秋日都會舉行遶境祈福活動;而在前一天會舉辦過火儀式,所採用的科儀也是小法仔。但與我在新莊保元宮所看到的有些不同。

 

騎機車到沙崙先到福德宮前轉了一圈,看到已經燒了半天,已被整平的木炭。另一邊是刀橋,再過去一點有整排看來好像近年流行的盒裝燄火。有幾個男人在那裡忙著,看來不像廟會過火的場所。低調,難道沙崙過火的特色之一嗎?

 

沒找到同伴,只好繼續找那座廟。應該是這裡沒錯,沙崙,離台北市最近的海水浴場,民國七零年代還頗有人潮,那時每到夏天走在路上還可以看到兩旁淨是販賣泳裝泳褲、賣冰水冷飲和賣底片和被稱為烤肉醬的防曬乳液的。有時還可以看到身穿比基尼泳裝的美女走在這條不大的馬路上喝飲料。只是,我從不知道這裡也有供奉清水祖師的廟宇。冬天,下雨,沙崙海水浴場也關閉多年。這裡會有傳統的民俗過火儀式?看到整條街沒什麼行人,就像現在的天氣,超冷。轉啊轉,有個新的牌樓,不小,應該就是這裡了,轉進去,有法會正在進行,清水祖師廟,不是淡水那個。廟前一座法壇,法壇上三清和天師北帝掛軸大展,是座莊嚴的道場。過火,和這些有關吧。穿著雨衣不便入廟,脫下雨衣走回停放機車的地點,經過一家餐廳忽然興起往裡面一瞧,好像看到同伴向我招手,退後一步再看,果然是。放好雨衣進餐廳才知有善心人士熱情請客,同伴們說他們在廟裡用過福食,請我就座。肚子正好有好大的空間,沒太客氣,拿起筷子端好碗,立刻動口犒賞五臟廟裡的兵將。用過餐後眾家兄弟姐妹轉進祖師廟,添了香油拿著香燭向祖師爺及列位正神參拜,在廟裡旋了一圈,看了幾幅彩繪,聽到正殿傳來幾聲鑼鼓聲起,原來是小法仔法師正在請神。

 

小法仔法師從祖師廟請神之後走在前面開路,後面是諸位神尊安座的神橋,隊伍往福德宮過火會場移動。老天爺好像沒想讓雨停的趨勢,大家走在雨中,腳步有點急,我都快跟不上了。福德宮廟前廣場早已設置簡單神壇,小法仔法師等大轎定位後,開始持咒請神安營。

 

小法仔中壇開始持咒,依東南西北中順序安營後開始遶著炭堆數圈;要遶行幾圈?何時過火?這裡要由中壇決定,中壇在遶行炭堆過程之中,感知神明降駕完成淨壇儀式即可過火,先過火再上刀橋及釘橋。不只法師及請著神尊的人過火,連大轎也被四名壯丁抬著過火及刀轎、釘轎。儀式完成之後隨即回廟。(這和新莊保元宮用筶請示是否神明已經降駕不太一樣。本文所用名稱,暫時借用新莊保元宮訪談所得稱之,後面所用關鍵用語也一樣;若有在地人見文發現錯誤,還請不吝指正。)

 

寒流來襲,天在下雨。儀式中,雨是冰冷的。落在木炭上還會發出吃吃的聲音。法師有數位,持哪吒鼓、鑼及一方看來像驚堂木的法器,法師們看來有些年紀。忽然替他們想到傳承的問題。

 

中壇(中尊)有兩位,一老一少(哦!傳承),口中吟哦;東營幾千幾萬某某兵,......後面一句急急如律令,然後再安其他的營寨,咒語和動作步伐一樣,有著實習教導的味道。一句〔一起大聲吟誦咒語,讚助聲威〕,雖然不是大聲吟唱,但在我耳中卻有千軍萬馬環遶壇場的感覺。天空落下的雨滴灑在他們的身上、頭上,雨傘開著一朵一朵的花來,法師們頭上、腳下都是濕的。村人圍成一個大圈,但我沒聽到有人大聲斥喝〔退!退!退開一點〕話來。該讓的時候,一聲請讓個路讓法師、大轎經過,觀眾(或許此時該稱一聲信徒或弟子、信女吧!)自動的挪移腳步,讓出空間。執事者,弟子們,神情敬謹,沒有嘻笑的聲氣和在雨中,場上只有咚咚的鼓聲、噹噹鑼響以及法索甩動的啪啪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兵馬似乎已經降臨壇場,圍在炭堆的人群開始挪動,連到刀、釘橋(原來被我看成一方一方燄火炮的方物,竟是釘板。)兩旁有人謹慎吩咐〔要扶好過刀橋和釘橋的人們〕。中壇帶頭,過火,看他們踩在炭火上好像走在沙礫堆上,未見慌亂的步伐;等在前方的刀橋、釘橋,叫人替他們擔心。〔慢慢來,不要急〕、〔小心,踩穩了再踏出下一步〕、〔扶好〕。大轎上刀橋;刀,兩兩成對,上面安上符令,雖不見刀鋒閃閃,但那刀刄看來頗為鋒利。釘橋,同樣安著符令。請著神尊的壯丁踩在上面都叫人替他緊張(有啦!還是有年輕人參與過火為大家祈福。),那頂大轎上刀橋時,我的心幾乎快停了;後面還有釘橋。一步,一步,慢慢往前移動。參與過火的人面對這樣的陣仗,不知道心情是什麼滋味。每個動作的背後,都是責任。對村子裡平安休咎好像都是他們肩上、腳下的重擔。不能受傷、平安通過,代表著這一年大家都會平安,順利。

 

過火的人終於通過層層關卡,大家平安。我沒有聽到大聲的喝采,是不是這裡的過火儀式都要如此敬謹?但我相信,大家的心情都像我一樣,他們終於完成祖師公託付的任務了,是喜悅。有人開始撕下貼在刀上、釘上的符令和金紙,他們說這些符紙和金紙帶回家裡放在供桌上能夠保護一家人平安;一個老阿嬤這麼告訴我。明天祖師公要出巡遶境,賜福給合境福戶,保佑眾家弟子一年平安順利。

 

 


 

淡水沙崙祖水祖師廟前法會會場


 

 

禮斗法會壇場

 

 

北管戲

 



 

沙崙清水祖師的三十六官將大符

 

 

 

清水祖師小符,鎮宅平安

 

 

請清水祖師至過火壇場

 



 

往過火壇場,在雨中的小法仔隊伍,雙中壇

 


 

今天的主角,中壇

 

 


 

腳步是急的,但感覺上卻是和緩的。赤腳踩在濕冷的馬路上。

 

 

 

神轎經過福德宮牌樓


 

 

看來沒煙的炭火堆,後面是神轎和被人群圍護的法壇

 

 

 

刀橋,後面是釘橋





 

哪吒鼓

 

 

老中壇正在請神安營。




 

雙中壇,一老一年輕,傳承。

 

 

 

步伐一致,吟經誦咒也一致。法師的衣服看來都是訂做的,上衣是對襟。

 

 

 

雨滴在髮尖上不時往地上滑下。

 


 

人群和一朵朵的花傘。

 

 

 

一個老阿公在場邊看著,有時還看到他不時向法師旁邊的工作人員講著我聽不到的話。我聽到有人好像答覆他說:給年輕人什麼來著。

 


 

老阿公不時望著正在進行中的動作。看來他年輕時候也是其中一員。

 

 


 

過火,當我發現時,小法仔法師已經過火了,大轎正要經過炭火堆,這裡的過火沒有大量的鹽米,只有少少的一小把,一小把由中壇持咒甩向炭火堆上,雨下著,鹽米甩上時反而聽不到吃吃的聲音,但炭火溫度還是很高。

 


 

中壇為刀橋及釘橋開路敕咒

 

 


 

上刀橋的一刻,兩旁有人扶著。這樣的陣仗,誰敢亂跑亂闖。

 



 

刀上的符令看來都是一張一張寫的,當然還要經過法師敕過才有效,套句廣告用語,有加料(藥)才有效哦!

 

 

 

 

 

 



 

這頂神橋在平時所見都是八抬,今天,兩兩成對,壯丁們為村人祈福上刀山走劍林在所不辭。

 

 

 

名為保安,實至名歸。保安廟,清水祖師公。


 


 

這位年輕人請的是,吳子胥,水仙尊王。(水仙尊王有五位,吳員吳子胥是其中之一)

 



 

一次請兩尊神明,勇士,為你喝采。

 


 

單人上刀橋,厲害。看他專注敬慎的神情,叫人感動。


 

 

釘橋,別問我踩在上面的感覺,這事要與神明有緣且有帶天命方能為之。

 

 

 

雨,還在下,這是還沒開始之前拍的,想像一下,這條路的考驗是嚴苛的。沒勇氣和信心的人做不來。

 

 

 

一步一步邁向成功。

 



 

每一步都充滿挑戰;在我眼中,兩旁沒有土地,那都是萬丈深淵。不能回頭,只能向前,停步,那是不可能的。人生路,只能迎向前去。

 

 

 

大家都過刀釘橋後,工作人員開始把金紙點上,託祝融轉給眾神領受。

 



 

眾家弟子開始撕下釘橋上的符令和金紙帶回家鎮宅。平安。

 

 

場邊小記:過火儀式後,不經意聽到那位請著吳子胥的年輕人用行動電話跟他朋友分享過火的感想;之後我遇到朋友的朋友,彼此小熟,剛好他和這位年輕人認識。於是請他幫忙,表明,想要請他分享。年輕人告訴我,之前其實有點那個,但踩上炭火像是踩在沙礫上,沒有燙的感覺。上刀釘橋也是,恐懼感一克服,其實還好。我從他經過刀橋時的表情,那份虔敬謹慎的心全都寫在臉上。兩位都是南北軒的成員,斯文斯文的,有軒社子弟的特質。

這幾天因為有些民俗活動可以報導,戲文出相不定期出刊,請大家包涵,敬請喜愛戲文的朋友每天光臨。以利掌握最新笑點。

2010/02/18,歲次庚寅年正月初五日。喜開郎。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