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裡像都會地區俗稱的公車,可能很少吧。至少我沒搭過。在嘉南平原最西邊的小鎮,平原上的小村落,蚶仔寮是它的村名。或許是海風長年吹拂,建築物風化程度比她東邊的鄉鎮,還厲害。 

 

雖然如此,她還是斑駁的很美,很有古味。才六十年的功夫,老天爺已經把牆壁上祈求吉慶堵及柱子上的交址陶風化成,百年老樣的古董了。 

 

旋進三川殿,就看到幾成原色的圓形木柱。木柱底下的柱珠,靜靜,可能是老到沉默了,連氣都不肯喘一口。但我想像,她年紀至少大我一兩百歲。圓體縮細腰,可是為了身居海濱之故? 

 

一張不小的石碑,貼了一紙釋文。示禁碑嚒?年代可以再往前推些。但這些又有何用,不久的將來,誰都不知石碑會被移往何處,就像今天,老石碑也不是當年立它的所在地。(物換星移人事非)。或許不必感嘆太多。也許,我,感嘆的並不是老廟將拆,而是自己青春不再。 

 

〔加冠晉爵,天官賜福〕兩幅半浮泥塑壁畫,色調褪成古意,與時下油漆彩作不同。淡淡的,幾乎連畫師的指痕都可以看到。保護層應該是褪去好久了;林萬有,嘉義新港,民國三十八年作(那是個不安的年代,竟然港口宮可以保留到現在)。 

 

與家鄉供奉的〔六房媽〕一樣,都是奉祀天上聖母的作稼人。這裡,應該還有漁夫吧!這裡叫〔蚵寮〕。走過繁華歲月,想像那段〔全民瘋狂大家樂〕的日子,和股票萬點的過去,媽祖保佑,沒讓這裡的善男信女變成發狂的〔大家樂〕。不然,怎麼可以讓我看到這麼古味的東西,不然,怎能讓我在簷前品味這些古趣。 

 

三川殿中門旁,兩件透雕花窗,都呈現風化的年輪木紋。嗯,刀工不凡;孔明的鎮靜,司馬昭的猛浪,老狐狸的多疑,小兵的機靈,一絲不苟。他處兩百年的木雕未必有這種味道,只有海濱古廟,才能由自然刻出這種味道。另一邊的趙子龍也毫不遜色,束髮帶劍提槍,懷中幼主阿斗安穩沉睡,張飛立馬橋頭,曹操舉旗不敢犯險。 

 

還有呢,要等你一起造訪,發掘,紀錄。。。。。。。

 

 

2011/03/06補上附錄,這是兩三年前寫的舊文,放在另一個網站的文章,不久前聽到相關消息,但又無法前往了解,因而無法報導.想想又過了許久,也許,放上來給大家當文化景點巡訪也好.不管有沒有動,至少,讓大家有個地方,當文化行腳的參考也好.以下為內文,請指教. 

西濱明珠以南的那座古廟 2008/07/21 11:27

 

廟裡有台南周老全和新港林萬有兩位名師的作品,這兩位在日據時期雖今日熟悉的人不多,但網路上仍可查到他們倆的名字。加上這座廟在民國三十八年那台灣處在一個昏暗不明的政治氛圍裡,仍留下這樣精緻的交趾陶作品,其歷史意義和藝術價值自然不可用一般世俗眼光來看待她。

 

網路上鍵入周老全這個名字,出現:周老全,約出生於1875年,傳人有後來知名的陳清山(1900—)、王海錠(1915—),及鄭德興(1935—等人。台南南鯤鯓之廟頂剪黏,原為陳清山之作,台南大天后宮之剪黏則為王海錠之作。如此推算起來,笨港口裡邊的作品假設確是他的作品的話,不管成於何時,都是研究台灣交趾陶藝術的考古巨作。

 

那林萬有又是誰呢?林萬有(1911~1981),新港鄉福德村人,師承梅清雲。十四歲即隨姑丈梅清雲從事廟宇建築修護工程,得其傾囊相授;並得以時時親炙洪坤福大師,故剪粘及交趾陶捏塑樣樣精通。林萬有是誰,他是現在名聲響亮交趾陶大師林洸沂大師的啟蒙老師。

 

光是林萬有周老全這兩位匠師的名字就夠喜愛台灣的文化工作者忙上半天了。

 

可是如今我卻不知如何是好,一座可能是交趾陶對場作的古廟,因為廟方已貼出公告準備拆廟重建,重點文物可能消失於一夕之間,朋友一則一則緊急訊息不斷透過電話和網路傳遞過來,希望我能夠秉持搶救XX宮的精神和方法再出來和大家一起努力。可是如今,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那時節XX宮有地方人士主動參與,今天呢,完全沒有。朋友,你能告訴我,該怎麼辦?

 

西濱明珠以南古廟存廢問題,地方人士若是沒有意願保存的話,那誰想救這座古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怕淹水房屋昇高應能解決,老舊建築整修應該不難,難的是沒有人出來擦拭珍珠上面的灰塵。發現珍寶後要人們沒有私心,並且需要有人願意出來保護它,否則會發生懷璧之災,這點不能不小心。(找人發文給縣政府,請求派人了解廟方意願,同時發佈新聞引起出外遊子回鄉呼應,否則也難收成效。)以最近可以成行的文史工作團體到廟裡與之分享廟中豐富的藝術資源,用掌聲和熱情來感動鄉親。

 

相信有擔當的鄉親們有此能力,加上官民齊力,要保護一座古味十足的老廟,應是不難。鄉親,加油!一個外鄉人能說的只有這些。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類:民俗探索

2009/11/17 21:15

139是個數字,它不是整數,但三個數都是陽數,其中一是頭,九為最大數。靈安社在2009年舉辦139週年慶系列活動。廟會慶典活動在台灣是一個民俗,但以一個子弟軒社來說,能走過如此一段歲月,不容易。尤其是一個子弟性質,集合各方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利用夜晚或閒暇之餘練習各類技藝的民間社團來說,不容易。更難能可貴的是,我從靈安社這次的活動當中看到,他們仍保有(子弟)的傳統。

 

2009/11/14日,星期六,早上九點,在軒社(靈安社)前巷子口,有來自各地的宮、廟、軒、社的陣頭陸續報到,到訪的軒社沿途鑼鼓宣天,北管八音震天尬響,連躲在媽媽裙腳的小孩,禁不住好奇也探出頭來觀望。舞龍,舞獅搖頭甩尾翩翩而來;七爺、八爺搖搖擺擺來到。陣頭來了一批又一批,報到後隨即被人招呼到一旁的公園裡等候,熱騰騰的平安餐已在桌上等著。

 

有一個老先生被人用輪椅推著,從社裡出來,停在館前門旁,雙目閤著。忽遠忽近的北管曲調,如一江風、普天樂、百家春,這些曲子老人家會跟著打著版料(節拍)。偶而才微微張開眼睛看一下,但也才那麼一眼,又閉上。

 

有人高聲喊起〔恭迎聖駕安座〕,老人家伸出雙手,合掌,拜。神明被安座在大轎裡端坐著,之後,停在一旁等待。大鑼,大鼓伴著古吹八音再起,老七爺,老八爺在〔少年耶〕七爺、八爺後面也被請動,最後才是文武判官。老人家這次不只張開雙眼,連手都伸出來揮動著,好像在跟老朋友話家常一般。

 

午時一到,從軒社裡又扛出更多的繡旗出來。

 

迎神遶境的活動由台北大稻埕最老的獅--大龍峒金獅陣打頭陣,由帶路的〔路關牌〕帶頭,用最精彩的演出,向神明致意。鎮殿的城隍老爺和受邀來到軒社同喜的保生大帝,清水祖師,天上聖母等等眾神,以香煙開出富貴花表達謝意。當一張張古樸帶著幾許老舊的繡旗經過館前,後面緊跟著九條小龍來到,急若戰鼓的聲波竟讓老人家拍起手來,情緒看來有些激動。人群中有人議論著,都二十幾年沒看到了,這九條小龍。旁邊聽到的人又接著說,西樂隊那面錦旗也很有古味。(還說呢!看那發財車上的風帆,更是繡工精美。)老人家看到眾人興高彩烈的伸長脖子張望經過的陣頭,隱隱然露出一抺難得的笑容。阿公仔,好看嚒?老人家點了點頭。兩個八爺走在前面,兩個七爺不慌不忙大步邁出。阿公仔,你的老兄弟來了。老人家忽然高聲說:〔囝仔郎,不通無禮,烏白講話。〕一百三十九年,都一百三十九年了。走過大清朝,看過日本人來了又走了,也看過挑著臉盆的難民變成拿和拜拜的香客;老人自言自語。一百三十九年,有些人留下來,有人走過去,五月十三迎城隍,唱遍大街小巷,老七爺和八爺都看過;觀看熱鬧的人說。大稻埕八大軒社之一的靈安社,成立一百三十九年;有人問,為什麼不做整數〔一百四〕,有人替老人回答了,百四,不好聽,所以提早一年幫老七爺和老八爺慶祝。

 

西樂隊,國樂,北管,歌仔戲,如今只剩神將還在活動。但,今天,那些曾經是各組團隊的〔門面,招牌〕都被迎出來了。有些還要(再上戲台)。

 

老人家,累了,先回家。有些故事,需要更多時間才能說得完。

 

海報


報到處


牌樓



子弟對聯,上聯

 

子弟對聯,下聯

 

督隊令旗

 

九龍陣

 

大龍峒金獅陣宋江表演


文判官



日本味道的力夫裝


 

友宮軒社的舞龍,雙龍陣哦!


靈安社城隍爺祖廟,靈安社週年慶當然要回來參拜。

對城隍廟月老星君有其他問題的請反白以下空白

題外話:迪化街城隍廟,供奉霞海城隍老爺,可是近年來以〔月老星君〕揚名海內外。或許讓很多人以為,霞海城隍也管(愛情),其實,不算正確。而且,月老也不算管愛情運的。祂老人家只管,〔正常的婚姻〕。當然,這是站在傳統信仰而言,面對時下流行的風潮,也許不合時宜。但傳統就是傳統,兩心愛的死去活來,但只要一方還婚姻狀態中,另一方,都算是第三者。如果兩造都各有婚姻呢,那叫〔通姦〕。這時愛情的〔神聖化〕就不是一句,〔就是愛啊,有什麼辦法?〕那麼被反叛者若發現了,是可以請人幫忙,斬桃花,去孽緣的。你問月老,就算祂給的答案,合你心意,也不能算祂不靈。城隍爺和七爺八爺文武判官都在堂上。誰做主。自已心裡明白。如果兩人都沒有婚姻狀態,只要不是〔不倫之戀〕是可以請神明〔合一下八字〕看看雙方適不適〔作夫妻〕,若神明給的是可以的話,那就是希望兩人是〔白頭偕老〕的美滿姻緣。如果不適合,以前的人會〔就此作罷嗎?〕不會,他們若真心相愛,把神明的旨意當成〔老人家的迷信〕,而會更加珍惜對方。



老三角旗



老三角旗

 

老三角旗



風帆


遶境的第二天,靈安社做一朝醮


難得看到道壇場的桌裙還繡戲文的,圖為〔桃園三結義〕


 



普渡



子弟戲戲棚

靈安社的籠底有很多壓箱寶,這次可說傾囊而出,上方的八仙彩和兩邊文武場邊遮都是。

 

 

城隍老爺和西秦王爺

延樂軒傳統,只要上戲台都會請祖師爺坐鎮。

每個到上台的子弟都會上香祈求祖師爺幫襯,保佑子弟們演出成功。

此次靈安社子弟戲即請延樂軒幫忙,除了扮三仙之外,還演出北管子弟戲〔下河東第一本〕。

 


子弟軒社幫襯的花籃之一




老八仙彩,湘子騎牛在最左邊,在南部某些廟宇彩繪還可以看到這種排列。


風帆繡旗,人物,封神演義托塔天王李靖

 

走排


靈安社的老古董

大背景布幕,繡金蔥銀蔥的大五爪金龍,椅套桌裙,這些看起來都還很新,但它們真的是老古董。

南部有廟宇也保存不少像這樣的老傢司,若能像靈安社這次,〔把老古董〕拿出來活用,不知道有多好。

在這次拍攝過程中,還發現,拿著攝錄影機的朋友,幾乎是追著老古董在跑。其實我也知道要籌劃這樣的活動,不容易。可是,靈安社,做到了,雖然不到完美的地步,但,瑕不掩瑜。認真說來算是復古風的第一次,完整的。

別地方或許會因為看到這次活動的成功,也想〔輸人不輸陣〕弄一次吧。

真的那樣的話,我要說,靈安社,感謝您們,讓其他地方的宮廟軒社看到〔一種可能〕。

 

排戲



福仙是也

 

祿仙是也

 

壽仙是也

 


趙匡胤是也,哦!不用也哦!抱歉是也。

這名子弟據我所知是個道道地地的〔子弟〕,因為我知道他的主業是什麼,而且演到國外去,還拍過廣告。我知道他的嗓子很好,套句他的台詞〔叔叔是有練過的〕,可是我不曉得他身段那麼好。喂!朋友,你的名字能講出來嗎?

 

這個小朋友兩隻手是跟著節拍打的。挺準的唷。未來的子弟嗎?



指導老師

 

對白由版主設計,若有造次尚請見諒。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