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初產生懷疑的戲碼竟是那熟悉的戲文。

 

那時還住在台北市大龍峒保安宮附近,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它。

 

記得是夏日雨後,從淡水河畔拍完黃昏回家途中,在廟前等紅綠燈時四處張望,抬頭望著保安宮剛整修好的屋頂,忽然看到幾個碗片剪黏人物竟像活了一般。於是將車停到路旁,架起腳架拿出相機拍了起來……。沖洗出來後發現,不論是顏色或是人物造型都讓人滿意,再仔細看才看出這幾個人物好像在演一齣戲,……「單刀赴會」、「華容道捉放曹」?

 

翻書找資料;……與同好討論。我們要討論的第一齣戲碼就是華容道捉放曹

 

例假日的午後,幾個同好約在小巷裡的咖啡屋,同好們拿出自己拍到的同名作品,一邊喝一邊聊,英雄氣慨和書香飃在秋天的咖啡屋。看完照片後小如先開口,她說,華容道裡曹操赤壁敗北,兵遁華容小道被關雲長堵到,曹操向關雲長討人情,說昔日上馬金、下馬銀,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今日狹路相逢竟無半點人情。關羽回答,已斬了顏良、文醜報了丞相知遇之思,離別之時封金掛印並未帶走一分一毫……。最後,關雲長抵不住曹軍兵士跪地求情,右手將青龍偃月刀向後一擺,左手向上一揮,意思說:你們走吧!曹操見此,像戲台逃難者甩動水袖高唱緊來走!啊,矣~。小如連說帶演把一齣華容道幾乎唱完,大家聽到幾乎忘了鼓勵。有得人同意這種說法,有的覺得裡面有些問題並沒有弄清楚。

 

像仲恩就有不同的看法,他說,這組作品人物衣著都很像華容道沒錯,但大家看一下旁邊這個人物,同樣是以關雲長為主角的戲碼單刀赴會,赤壁之戰後孔明用計讓魯肅作保,向東吳借了荊州由關公鎮守。東吳水軍大都督周瑜要魯肅過江去向劉備討荊州,走了數次仍要不回來。魯肅只好用計,宴請關雲長過江,想以多欺少在宴席中逼關雲長交還荊州。關公知魯肅邀約會無好會、宴無好宴,但也成竹在胸」依約只帶周倉過江,席中雙方言明不帶兵刃,關羽將青龍偃月刀交給周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魯肅借題談起荊州一事,關羽推說宴席中不談邦城大事,免壞了酒興。魯肅見對方只有關、周兩人,此刻不提更待何時,再三開口提出借還字眼。一柱香的時間,魯肅講了數十次借物該還方是君子風度云云,關羽默默的只是喝酒並不答話,忽然間,伸手握住魯的手站了起來,口說子敬:我醉了,就此告辭,你送我登船吧!魯肅嚇得臉色發白四肢打顫,魯肅又是一個文弱書生,像隻小雞被關公拎著就往外走,周倉緊跟在後。埋伏屋外的兵士一時也無主張,怕有閃失魯肅一條命就要死在關公手裡。關周兩人上船,船隻像脫弦的弓箭離岸而去,魯肅這才回魂,大呼將軍息怒,將軍息怒。……仲恩說完眾人直誇簡直說得比書裡寫的還精彩,從哪本書看來的啊!怎麼我們都沒看過這麼精彩的。伯恩說這是看戲學到的。仲恩又說,匠師也會看戲吧!這組作品裡看來都是舞台動作,穿紅衣的人像在驚慌的表情,應該就是單刀赴會。……

 

這樣的討論,開啟了我們與古蹟戲文的緣份,有很多疑問都在那段時間解開了。之後小組重編,雖然結識更多的伙伴,但我還是懷念那段一起玩古蹟的日子。我們從最熟悉的戲文入門,也打開了通往古蹟世界的多寶格,格子裡人物一個帶著一個與我結緣,從熟悉的朋友帶著認識新朋友,就這樣,變成永遠的朋友。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馮京與馬涼──淺談傳統廟宇中常被誤認的戲文裝飾藝術

 

在民間廟宇參觀,最常會看到的戲文大半與忠孝節義有關,而這些大都是庶民百姓耳熟能詳的戲碼。至於廟宇裡面最多的還是吉祥圖案,即所謂「圖必有意,意必吉祥」。除了這些吉瑞圖,再來就是開場提到的教忠教孝等等戲碼。有些取其對仗,如四季平安或是琴棋書畫與漁樵耕讀等文人雅士逸遊典故。

 

這些戲文經過匠師多番描模之後,也會出現一些「創發」作品。司傅人為三餐肚腹,不一定有那麼多閒工夫考究掌故,若有主事者或在地人士參與高見,張飛打岳飛就有可能出現在你我眼前的──八仙就不是同一朝代的人物。(或則說神仙不管朝代,愛怎麼配就可以怎麼配,加個天仙配,剛好演一齣牛郎織女七夕鵲橋會。)

 

還記得多年前在某個工地上,就發生過畫師草圖上明明打上戲耍三足金蟾的童子八仙圖,有好事者多言:八仙裡的童子是藍采和還是劉海?數日後,那戲金蟾的童子改拿花藍。

 

這些年常走訪傳統廟宇,有機會便與匠師在工地閒聊。經過多年發現,有些「戲文」並不是匠師自己搭配的。傳統社會裡師徒傳統,師父教什麼,學徒做什麼,想創新?等學成自立門戶再說吧!可是真正出師以後,往往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趕快完工,趕快領錢,趕快往下一個工地出發,當學徒時的雄心理想,被夜半餓肚的小孩給吵醒了。真有心者利用閒暇工餘會自修研讀演義小說或聽看戲文,然後在自己包攬的場域裡發揮所學。但這些有心有料的真師父,工作不一定一場接一場,若有惡性拼場的,師父鬥不過徒弟,改行賣油條八卦故事也不是沒聽過。

 

不同師承有不同戲文、不同架勢。以剪黏交陶趾來說,日據到光復初期有南何北洪」註:南何,來自汕頭地區的何金龍;北洪,乃是名譽當時的洪坤福(尪仔福)。南何北洪一重細節,一重架勢。今天在台灣南北各地若還保有這兩位匠師及第一二代傳人的作品,其建築地位都可晉昇古蹟行列。(因特殊原因,在此恕不列入圖示之中。見諒。)

 

因戲文作品表現特色在於重點人物造型和所持兵刃法寶。台灣地處海島,氣候特殊,這些裝飾性的匠藝容易受到上述因素的考驗,三十年一小修,五十年一大修。成套作品中若少了一兩位「跑龍套」人物,修復者還能從點題人物推敲出來。如果少了主角呢?假設承包的匠師工資沒被嚴重苛刻,還能從一些線索加以考證,在修復時讓這些戲文人物再演精彩的戲碼。相對的,工資欠豐、腹肚無料,反正做好了也沒有觀眾的掌聲,生、旦、淨、末熱熱閙鬧擺上舞台就有錢領,誰還擔心關公身旁的那個紅衣人是曹操還是魯肅。

 

偏偏就有多事人,出門走訪親友,偶見古樸角頭廟宇。抬頭看到身披戰甲的剪黏、交趾、泥塑、木、石雕刻和壁畫彩繪,那腳就像沾了瞬間快乾,……天水關的孔明與姜維、虎牢關的劉關張三兄弟大戰呂奉先,……認不出來的戲文就拍下照片回家細細辨認,認啊認的,不小心腦袋就當機了。一輛車駕裡坐了一個小旦,另一名女生像奴婢,面露驚恐,後面一個像是關雲長提青龍偃月刀,前有一員大將橫刀阻檔,角落有頭插雉尾的武生,……像關雲長保嫂過五關?又有點矛盾。終於,在其他地方看到相似的作品,上面點題落款寫著「回荊州」。然而再仔仔細細看了幾回三國,又再幾次看到相仿的作品,終於,然後,應該,或許,可能……就是。

 

這些年來觀察心得,比較容易讓人產生矛盾的戲碼有十則,現條列如下,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討論。

 

第一則,戰宛城和夜戰張飛及裸衣戰馬超;三部戲不小心會搞成一部。

第二則,萬仙陣和誅仙陣及三大士收獅象吼。

第三則,李白醉酒和唐明皇愛牡丹。

第四則,單騎救主之井邊託孤和白兔記井邊相會。

第五則,三娘教子和雪梅教子。

第六則,封神演義中的風雲人物。

第七則,李元霸戰斐元慶和李元霸戰宇文成都。

第八則,中原少將戰番邦女子。(狄青戰八寶公主和薛丁山與樊梨花)

第九則,華容道與單刀赴會。

第十則,回荊州與保嫂過五關。

至於如何分辨,在未來我們再分段討論。

感謝大家今天參訪。

文章標籤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