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5 23:14

 

雲林找古廟之十四 虎尾德興宮之謎樣的過往

虎尾是我的家鄉,在寫過十五篇雲林古廟介紹之後,才介紹到這裡。本以為這座廟,會是最好下筆的一座,沒想到,竟然不是。

雖有之前一直被我引用的《雲林縣志稿》及《虎尾德興宮池府千歲沿革誌》……等書讓我參考。可是在仔細研讀之後發現,事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因為關於虎尾,關於德興宮,敍述竟然包含許多不確定性的猜測與推論。其中兩則「最富鄉野奇譚」的歷史公案,竟然只是一則不存在的傳說,更好玩的是到現在還有人津津樂道──嘉慶君遊台灣,且一再被不覺者引用。這樣的資料,我怎能將之傳播出去。可是不說出來,怎知道錯在哪裡?希望我能繪出框架,等待熱心的伙伴加入,一起來拆解重構吧!

關於虎尾的過去,我不能只憑感情去論述它。關於德興宮,更不能用鄉野傳奇來對待,但這段歷史終有一天需要被顯影,不然就任其消失。

可是在德興宮裡,我聽到一段與「傳說」不一樣的故事。說這段故事的是一位黃先生。

話說虎尾德興宮的池府王爺與五府千歲的池府千歲並不一樣;這位池府王爺並不是那位五府千歲的池府夢彪王爺。這裡的池府王爺據說是,明朝萬曆年間考中舉人的池然。池然字逢春,金陵人氏,先中舉人,後來棄文從武,又考中武科進士,為文武雙全人士。……朝廷派為漳州府尹,赴任途中為救蒼生吞下瘟神準備降瘟的丹藥,身亡。死後被玉帝敕封為『代天巡狩總巡王』,令他下凡鎮守馬巷一帶(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所屬)。池王爺神威顯赫,居民感恩建廟奉祀。千秋誔辰為農曆六月十八日,這與虎尾的德興宮一樣。又有人說祖廟為後龍吉興宮。關於這點在鄉間倒未曾聽聞。(本段參考雲林縣志稿勝蹟篇二一九頁第一段。)

在日據時期有一黃姓醫生自台南到雲林開業,先到當時的他里霧,後來因日本人要在虎尾設糖廠,需要一位會講日語的台灣人協助,黃姓醫師便接受建議來到虎尾。剛來時,虎尾還未成街市;日本人本來要在土庫設廠,因居民反對,改在當時只有少數住戶的虎尾糖廠現址設立。

池府王爺那時被供奉大崙腳。日據大正三年(民國三年西元一九一四)由五股內信徒發動重建遷到現址,仍名為大崙腳王爺,捐地者正是來自台南的黃醫師。皇民化時期,本來被列為送神升天的池府王爺,被黃姓醫師送往虎尾佛寺而保存下來。但黃姓醫師已花了很多錢打通日本關節,卻被人密告,日本警察接辦不得不按規定辦理,黃醫師獲報趕往佛寺,以該神像為武將,為佛祖護法不應被誤解為邪魔外道,警察人員得到合理解釋,空手回去消案。但德興宮左右廂房被拆,材料被移到埒內建派出所使用。(德興宮沿革史則說全部,歲次乙巳年後編修的。)

光復後民國三十五年四月重建廟宇,改建大殿,拜亭及三川殿。

在這裡的木作和門前石製作品充滿古味,裡面的棟架不失典雅,尤以正殿以升殿施作,似太子樓型式,兼具通風及美感功能,是為特色。四點金柱下的鰲魚以喜怒哀樂四相表現,和拱範宮的那兩對插角有異曲同工之妙。至於內部柱子,看似磨石子的工法施作,上以彩色楹聯呈現;聽說內部還是木料建材。整座廟給人舒服的空間感,是一座保存得不錯的老式建築。正殿拜亭的彩繪應有珍寶被隱於香煙之下,看那隱約之美,也許有著另一個拱範宮潘春源的傳奇讓人期待。

附近村落若有喜事或慶典都會來請「王爺公」回去坐鎮。五股內的居民在農曆七月二十七日,也都以池府王爺作主,輪流普渡。(前面馬鳴山所提的值五年王所談的就是這個。)我們村子就是大王股其中的一個聚落,今年值年。

虎尾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對我來說,這只算起一個頭。關於德興宮和其他,這條路還長著呢。我順著前輩走過的步伐繼續往前邁進,但願更多的虎尾人相陪。
 
(此廟有後續文章.但尚未定稿.2013/12/20補註.)

喜開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